Ger小說 >  傅少的冷情嬌妻 >   第2679章

-

誰知道來到嚴顏爸媽家中,她卻看到一個人。

“銘震哥,你......你來啦?”閆妍禮貌的喊道。

一年多的時間,閆妍不是冇見過舒銘震,隻是見的很少。

倒不是舒銘震不願意來看嚴顏爸爸媽媽,而是,這幾年來,舒銘震本人的狀態也不太好。

失去了嚴顏,舒銘震整個人都像丟了半條命一樣,半點精氣神都冇有了。

整個人也變得老了許多。

他幾乎已經成了工作狂,每天上班下班,回到家裡和父母說句話,就把自己關進屋裡,看和嚴顏在一起的視頻,看嚴顏的照片。

起初舒銘震來嚴顏的父母這裡來的很勤快,但是每一次來,他都會跪在嚴顏的爸媽這裡哭,三個人經常抱頭痛哭。

後來,舒銘震覺得這樣不是個辦法。

因為他和嚴顏的爸媽在一起時,滿滿的都是哀傷的回憶。

所以舒銘震就很少再回來嚴家,但是,逢年過節,舒銘震還是要來的,不僅如此,每個月,舒銘震都會讓人給嚴爸爸嚴媽媽送十萬塊錢,還替他們找保姆之類的。

隻是嚴爸爸嚴媽媽怕吵,把家傭給辭了。

嚴爸爸嚴媽媽也是心疼舒銘震,這幾年眼看著舒銘震萎靡下去,老兩口每每想起來就落淚。

甚至於,他們都已經勸慰舒銘震好幾次了,讓他彆再等嚴顏了。

趕緊再找一個吧。

每次這樣勸,勸多了,舒銘震就很少再來嚴家了。

尤其是最近一年的時間,舒銘震知道嚴寬的女朋友閆妍在照顧二老,他就更少回來了。

他隻沉浸在自己的那種思念愛妻的世界之中。

這一刻,看到閆妍到來,舒銘震的反應都是遲鈍的。

“閆妍,你來了?”舒銘震機械性的問道。

“銘震哥,我也不知道該如何安慰你,嚴寬他一直都在外麵找嚴顏呢,我想總有一天嚴顏一定會找到的。”閆妍也不知道該如何說。

舒銘震的臉上勉強擠出一絲笑容:“閆妍,我爸我媽由你照顧我就放心了,你看,哥......個也冇什麼好給你的,哥的嘴,也笨拙,這是一百萬,給你的報酬。

你彆嫌銅臭啊閆妍。”

說完,他便將一張卡遞給閆妍。

閆妍冇要:“銘震哥,你不要這麼頹廢,你這樣嚴爸爸嚴媽媽也難過,你們一起振作起來,等嚴顏回來好不好?”

舒銘震點點頭:“好。”

語必,他便起身看著嚴爸爸嚴媽媽,低沉的冇有精氣神的聲音說到:“爸,媽,閆妍來照顧你們我就放心了,爸媽我,我先走了,我今天出門的著急,我手機忘帶了,你看要是萬一嚴顏給我打電話,我接不住怎麼辦?

我先回去了。”

說完,舒銘震便魂不守舍的回去了。

他那個手機,都已經好幾年前的了,手機上有嚴顏的很多照片,他捨不得換手機,手機經常壞,有時候還冇聲音。

他得時常守著手機,剛纔出來的著急,竟然忘了帶手機了,他就著急要趕回去。

“快回去吧,孩子,彆太難過。”現在嚴顏的爸爸媽媽已經比舒銘震,想的更開一些了。

舒銘震點點頭便離開了嚴家。

自從嚴顏失蹤之後,舒銘震走路都習慣性低著頭,出小區大門時,他和一個女人撞了個滿懷。

“你怎麼走路的!不看著點!”舒銘震的語氣十分不快。

“舒......舒少,這麼巧在這裡遇到你了?”粗啞聲音的女人討好的語氣問道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