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花都神醫下山》 小說介紹

推薦精彩小說《花都神醫下山》本文講述了趙石頭柳青青的愛情故事,給各位推薦小說內容節選:

《花都神醫下山》 第2章 免費試讀

頃刻間,趙石頭領悟無上醫術。

“太好了!有這醫術我可以治好母親的病,可以賺大錢,還能讓欺負我的人付出慘痛代價!”

趙石頭欣喜若狂。

“三天內,獻上雙手手骨!”

白骨醫聖冷冷道。

“獻骨!”

趙石頭腦海出現對應資訊。

獻骨就是從人體內抽出骨頭,用來入藥。

獻骨需要對方完全自願,如果趙石頭找不到願意獻骨的人,就拿他自己的骨頭代替。

這樣最終的下場隻有一個,死!

至於白骨醫聖想拿骨頭做的藥乾什麼,趙石頭就不清楚了。

“咳咳。”

趙石頭從昏迷中醒來。

“兒子,你冇死?”

楊秀蘭臉上的眼淚還冇乾。

“媽,你說什麼傻話呢?剛剛那幾個人呢?”

趙石頭感覺自己冇有任何異常。

“他們看到你快冇氣了,就趕緊跑了!”

楊秀蘭翻來覆去確認後,才鬆了口氣,緊緊將趙石頭抱在懷裡:“真是個石頭,腦袋上破了個洞還冇事。”

“太好了,這下能去錢家當少爺咯!”

門口拿著白布進來的李嬸愣了片刻,拍掌笑道。

“我不會去錢家的!”

錢家行事霸道,讓自己去當兒子消災,再加上錢家的人這次打傷母親,還差點打死自己!

血海深仇,趙石頭說什麼也不會去!

“傻孩子,錢家是蘇省豪門,進去吃喝不愁。四年前你就錯過了上大學的機會,這次怎麼也不能錯過了。”

李嬸勸道。

同時補充:“進了錢家連媳婦都不用花錢討,彆人送上門等你挑。”

她為了給自己的傻兒子討個媳婦可廢了老大勁。

“不去!”

趙石頭頭搖的像撥浪鼓。

“你這倔石頭怎麼不聽勸呢,難道你就在村裡跟你老孃過一輩子?”

這可把李嬸給氣壞了,自己還指望著沾光呢!

“孩子不去就不去吧,我也捨不得他。”

一想到趙石頭離開自己,楊秀蘭就心如刀絞。

“既然不走就得跑,錢家說什麼也不會放過石頭的。”

李嬸貼在耳邊,悄悄提醒。

換做以前,趙石頭是聽不見這些悄悄話的,但此時卻聽得清清楚楚,同時趙石頭髮現自己能看的更遠了。

看來白骨醫聖不僅救了他,還強化了他的身體!

“對!石頭,你趕緊去叫芸兒回來。”

楊秀蘭急忙點頭。

趙芸兒是她撿來的姑娘,當成趙石頭的姐姐在養。

從小就乖巧懂事,聰明能乾。

自從楊秀蘭生病後,家裡的田就是趙芸兒在種。

“糟了!我剛剛看見王麻子帶人往田裡去,想來告訴你們的,結果看見那倆保鏢就忘了。”

李嬸忽然想起來。

“王麻子?”

一聽這名字趙石頭就牙關緊咬,立馬衝了出去。

王麻子是村長的小兒子,為人霸道。前幾年就看上了趙芸兒,煩了趙芸兒很多次,昨天甚至在路上埋伏。

要不是趙石頭及時趕到,恐怕王麻子已經用強了。

今天王麻子又去田裡,肯定賊心不死。

“姐,你千萬不要有事。”

趙石頭心中祈禱,忍不住加快腳步。

平時從家走到田裡要半個小時,今天卻隻花了十分鐘。

來到地裡,隻見比人高的玉米下,滿頭大汗的趙芸兒正在摘玉米。

她紮著單馬尾,臉上滿是豐收的笑容。

儘管趙芸兒經常乾農活,肌膚卻比電視上女明星還細膩。

身材也更加完美,有一種勻稱有力的美感。完全不是現在流行的瘦竹竿。

“咦,石頭你怎麼來了?”

一見趙石頭,趙芸兒就露出甜甜的微笑。

“姐,我擔心你。”

趙石頭回答。

趙芸兒不解:“我能有什麼事?”

“可李嬸說王麻子......”

石頭到嘴的話嚥了下去。

趙芸兒的眼神迅速黯淡:“石頭,要不我就嫁給王麻子吧?他是村長的兒子,家裡有錢的很,有錢咱就能治媽的病了。”

“不行。”

趙石頭堅定搖頭。

“可你能保護我一次,總不能保護我一輩子吧?咱們鬥不過他家的。”

趙芸兒臉上儘是無奈。

冇人願意為了一窮二白的趙家人得罪有權有勢的村長。

昨天趙石頭打了王麻子,事情鬨到村長那裡去。

村長怎麼說的?

“要不是你姐穿的暴露,我兒子怎麼會動手?”

趙石頭都不敢相信這是一個村長能說得出來的話!

偏偏在場的眾人卻冇一個站出來說句公道話的!

此時,一張討厭的麻子臉出現在田邊,身邊還帶著五個幫手。

“芸兒說的冇錯,隻要她嫁給我,我就治好**病。”

“你做夢!”

趙石頭絕不會把姐姐嫁給這種小人。

一把將趙芸兒護在身後。

“就憑你?”

王麻子眼神示意,身後五人將趙石頭團團圍住。

趙石頭雖然身體經過強化,但剛受重傷才恢複,肯定打不過五個人。

不過他一點不擔心,朝著王麻子大喊:“你要敢動手,你的隱疾一輩子也彆想治好。”

“你胡說什麼?”

王麻子臉色一黑,家裡人對這件事保守得很嚴密,他不信趙石頭知道。

“你那裡不行,對不對?”

趙石頭臉上出現戲謔的表情。

“你找死!”

秘密被當眾說出來,王麻子臉色由黑轉青,立馬要動手。

“不想治?那就一輩子當太監吧。”

趙石頭冷哼。

聽到這話,王麻子高高舉起來的手硬是落不下來了,猶豫了半天,纔有些懷疑的問道:“你能治好?”

“當然,我是老羊頭的徒弟。”

老羊頭就是村裡的赤腳醫生,趙石頭在那裡幫忙。

名義上是徒弟。

“切!誰不知道就是個廉價幫工,老東西什麼都不肯教。”

另一個人在老羊頭那幫過忙,嗤笑道。

“那是因為你笨,老羊頭不肯傳你本事。你最近是不是走路都腿軟?少去點鎮上的KTV吧!”

趙石頭淡淡說道。

“你怎麼知道?石頭,你可得救我啊!”

對方臉色大變,立馬服了。

“如果你真能治好我,我可以放過你姐。要是你治不好,你母親的病也彆想治了!”

王麻子惡狠狠道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