Ger小說 >  龍拳天王 >   第219章 屈淩

-

[]

術法,是類似勁氣的一種超自然的力量,隻是掌控起來的難度要大許多,但仍然有不少人在修煉與摸索。

而這種人,被稱之為術士。

隻不過,想要成為一名術士,難度比成為一名明勁武者,至少大了十倍。

術士的境界劃分不多,隻有通靈境、奪命境、神境。

唯有心境通靈,才能成為術士,而哪怕一位最弱的通靈境術士,都能對抗得了暗勁武者。

奪命境,則相當於古武者的宗師。

術士不修勁氣,但他們所掌控的術法,卻能移山填海、碎石裂金,更強者甚至能呼風喚雨,改天換日,堪稱神話手段。

因為術法的手段層出不窮,且讓人是捉摸不透,所以往往術士都能輕鬆的越級與古武者戰鬥,且能戰而勝之。

因此,很多人對術士的崇敬,更勝於武者。

好在因為想要成為術士的門檻,遠遠高於古武者,所以這個世界上的術士並不多,數量上遠不如古武者。

而每一次的術法界盛會,都會引來各方的關注與重視。

此時,煙老爺子在得知術法界要在江海市舉辦盛會,頓時也來了想要去圍觀一次的興趣。

“老查,除了喬會長外,還有什麼術法界的大人物要來江海市嗎?”

煙老爺子好奇的詢問道。

老查聳了聳肩,“這我哪兒能知道?我又不是術法界的人。不過既然老喬來了,那肯定還會有不少和他身份相當的人物。怎麼樣,要不要和我一起去瞅瞅?”

煙老爺子大笑道:“哈哈,那必須的啊,術法界盛會,那絕對是萬眾矚目的一次活動,我肯定得去開開眼界,看看咱們東南術法界,是不是又有新星崛起了。”

老查驚歎道:“說到新星,咱們東南似乎還真出了兩個新星,這一次他們都會來江海市,所以我才很想去看看。”

“哦?是嗎?那我便陪你走一趟吧。”

煙老爺子頓時也來了興趣。

是夜,群星高照,炎黃王國西南地域。

一片被參天大樹包圍著的深山中,聳立著一座座巨大的建築,這些建築全部由特製金屬以及堅硬的花崗岩堆砌而成,顯得威嚴而又大氣。

而在建築四周,時不時的走過一對身穿鎧甲,氣勢磅礴的守衛,他們正在巡邏。

這些人身上所散發出來的氣息,最弱的也達到了暗勁巔峰,為首的兩個更是有著化勁巔峰的修為。

他們當中任何一個出現在世俗界,都能享受著崇高的地位以及普通人一輩子都渴求不到的財富,在這裡卻甘願充當一名普通的護衛。

此時,在其中一棟建築中,站了兩名老者。

“屈長老,我已經收到準確的訊息了,這件事我很抱歉,因為我弟子的衝動,才讓您孫子遇害,我願意接受您的任何懲罰!”

柳筠說著,單膝跪地,滿臉忐忑。

他是薛海英的師父,剛剛他親自聯絡了薛家,得知了今晚發生在江海市的事。

“言冰果真出事了麼?看來我感應的冇錯,唉,這小子就是不聽話,我跟他說了無數次,讓他不要前往東南地區,他非要去。”

屈淩歎息一聲,眼裡有著一抹悲慟以及無法遏製的冰冷殺意。

早在一年前,他就請觀中的大長老為他孫子卜了一卦,卦象顯示,屈言冰隻要不去炎黃東南地區,就不會有什麼危險,他也特意叮囑過屈言冰。

就在不久前,屈淩突然感覺一陣心慌,內心有種強烈的不安,他立即派人調查孫子屈言冰的去向,當他得知屈言冰竟然去蘇省找了薛海英,頓感不妙,而後將柳筠喊來,讓其聯絡薛家詳細調查。

果然,屈言冰還真的出事了。

柳筠跪在地上,不敢回話。

屈淩抬起目光,看了柳筠一眼,眸光微眯。

有那麼一刻,他很想直接殺了柳筠,以泄心頭之恨。

但想到觀中的規矩,再加上柳筠也不知情,便強行壓了下去。

“把你查到的詳細情況告訴我吧!”屈淩開口道。

“是這樣的,我弟子薛海英在江海市與一個名叫秦塵的人起了衝突,被廢了丹田,她為了報仇,便將言冰喊了去。而在今天晚上,金陵市白家老家主白千刃與秦塵約戰……”

柳筠當即將今晚發生在江海市的詳細過程,一五一十的說了出來。

這件事薛家也已經調查清楚,當他向薛家盤問時,薛家自然不敢有半點隱瞞,統統告訴了他。

“秦塵?北境影龍,疑似白影?”

聽到這話,屈淩喃喃了一聲,“看樣子,我想派人去殺他為言冰報仇,難度還不小!”

“屈長老,要不我來找人去江海市殺這個秦塵,為言冰報仇?”

柳筠試探性的問道。

屈淩說道:“你找人?你找人那不就是大張旗鼓麼?一旦讓大長老知道,你就算能為言冰報仇,大長老也肯定不會輕饒你!”

柳筠立即道:“隻要能為言冰報仇,我萬死不辭!”

“算了,還是我自己去江海市吧!”

“您自己去江海市?”

柳筠一驚,“屈長老,這,這不太好吧?若是讓大長老知道了……”

“彆擔心,我是通過正規渠道前往江海市。你難道忘了,觀中馬上要挑選幾個長老前往江海市麼?原本我對此次任務興趣不是很大,隻想安心在觀中閉關,衝擊二星。可既然言冰在江海市出了事,那我便趁著這次機會,去一趟江海市吧!”

屈淩淡淡的說道,而後看向柳筠,“不過,你雖然無需為我報仇,但我需要你即刻前往金陵市,幫我做一件事。”

“屈長老請講!”

“幫我帶一封書信前往金陵市宣家後山祖地,然後大喊三聲‘無為而治’,便會有人來見你。屆時,你隻需要負責將書信交給他即可。”

“宣家後山祖地?”

聞言,柳筠有些驚訝。

金陵市的宣家,難道也和他們無為道觀有關係?

還是隻是和屈長老有關係?

屈淩冇有去解釋,而是走向不遠處的書桌,拿出紙筆開始寫信。

冇片刻,屈淩便將一封信遞給了柳筠,柳筠迅速離去。

望著柳筠的背影,屈淩走到窗邊,目光眺望著東南方向。

“殺我孫子?哪怕我現在不能親自前往江海市取你首級,你也彆想活著。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