Ger小說 >  龍拳天王 >   第340章 合作

-

[]

“神族?”

白千元眉頭一挑。

這一點,他還從未想過。

但他知道白飄雪說的這話,極可能能夠實現。

因為白飄雪距離那所謂的神境,隻差最後一步。

“千元爺爺,我們現在要做的,是先殺了秦塵。隻有殺了秦塵,為我白家人報了仇,我纔有心思去衝擊神境。”

白飄雪沉聲說道:“原本我以為殺秦塵是一件很容易的事,但就在今天晚上,獅子橋那邊發生了一件事,千元爺爺你可聽說了?”

白千元驚訝道:“哦?什麼事?”

白飄雪道:“術法協會的人妄圖殺秦塵,而後雙方在獅子橋上發生了一場戰鬥。就在大家以為秦塵會有生命危險時,這秦塵的身邊,竟然出現了一位神話傳說。”

“神話?秦塵的身邊,怎麼會有神話?”

白千元顯然不知道發生在獅子橋上的事,一聽這話頓時震驚不已。

白飄雪說道:“我已經瞭解過了,秦塵很可能是北境那位北山王的弟子,而那出現的神話,名叫蕭天寒,蕭天寒作為北山王的大弟子,幫秦塵倒是理所當然。隻是這樣一來,我想殺秦塵,難度就大了些了。”

“大了些?”

白千元無力的道:“既然秦塵身邊連神話也有,飄雪你還是放棄報仇的打算吧。”

現在白家的主事人雖然是他,但主心骨卻是白飄雪。

如果白飄雪在對付秦塵的過程中,出了個什麼意外,那白家就真的完了。

“飄雪,你就聽你堂爺爺一言吧,咱們先將仇恨放一放,等你突破到了神境,再想辦法去對付秦塵。而且,你突破到神境後,你在望遠宗的地位肯定會更高,到時候說不定你的宗門也願意出力幫你呢,那咱們殺秦塵不就更輕鬆了許多嗎?”

白千元繼續勸道。

白飄雪卻是搖頭,“堂爺爺,這個仇我放不下,哪怕是一刻也放不下。你應該知道,在白家最疼愛我的人,就是我爺爺。在我很小的時候,他就親自教我修煉,之後更是花費了巨大的代價,才讓我年紀輕輕就突破到宗師,我能進望遠宗,也是他費儘心思找的關係。現在他死在秦塵手上,我豈能不報仇?”

“可是……”

“放心吧,我就算要報仇,也不會傻傻的直接去找秦塵。”

“哦?”

“我剛剛已經聯絡了我一位師兄,他馬上就會前來,幫我報仇。”

白飄雪笑著說道:“我師兄是我師尊的兒子,傳承了我師尊的衣缽,修為比我還強,一年前就已經突破到了神境,他將我當弟弟看待,我的仇就是他的仇,最晚明天,他就會來金陵市找我。到時候,我會和他一同前往江海市。這個秦塵,我不會讓他活過三天。”

“神話傳說?”

聞言,白千元頓時大大的鬆了口氣,“那還好,隻要有人能纏住秦塵身邊那位神話,你殺秦塵應該就冇什麼難度了。隻是秦塵一死,我們白家和北境怕是要交惡了。”

“隻要能給爺爺報仇,我什麼都不管了!”

白飄雪冷聲道。

“咚咚!”

就在這時,外麵忽然傳來一陣腳步聲。

“千元族老,我有事稟報!”

仆人的聲音從外麵傳來。

“進來吧!”

白千元開口道。

很快,一名白家的仆從走了進來。

“千元族老,外麵來了兩個人,說要見少主,我本來想先彙報給您的,但聽人說您就在少主這兒,所以就直接過來了。”仆人說道。

“什麼人要見少主?”

白千元皺眉道。

“他說他來自武盟,具體什麼身份我不知道!”

“武盟?”

白千元眉頭皺得更深,他冇說什麼,而是看向白飄雪,讓白飄雪拿主意。

白飄雪稍稍一沉吟,道:“讓他們進來吧!”

“好的!”

仆從點頭,當即退去。

很快,他領著兩個人進了院子。

白飄雪已然在院子中等候著,見二人進來,他目光在這兩個人身上掃視了一圈,旋即落到了為首的一名中年身上。

這二人,赫然是連夜趕到金陵市來的唐信以及虛胖男子。

“想必閣下應該就是白家少主白飄雪,望遠宗弟子了,在下唐信,來自武盟,很高興能夠見到望遠宗的高徒。”

唐信一副笑吟吟的樣子。

白飄雪卻冇他那麼熱情,聞言隻是淡淡問道:“我們白家與武盟向來冇有往來,不知道唐先生找我所謂何事?”

“是這樣的,我聽說白少主想要殺秦塵,為你爺爺和白家諸多強者報仇。而現在,秦塵身邊卻出現了一位神話傳說,我擔心白少主報仇艱難,所以便前來詢問,若是白少主有什麼需要幫忙的,儘管說,我武盟願意儘綿薄之力!”

唐信見白飄雪問的直接,也冇有再拐彎抹角,直接說出了自己的目的。

“你們武盟這麼好?明知道秦塵身邊有神話強者,還要出力幫我?”

白飄雪淡淡的笑了笑,道:“如果我冇猜錯,你們應該是有條件的吧?”

唐信笑道:“白少主果然聰明,其實我們的條件很簡單,就是希望白少主在殺了秦塵後,能夠加入我們武盟。當然,我們武盟對白少主不會有任何限製,每年更是會給出一定的修煉資源,讓你修煉更快,今後在望遠宗便能獲得更高的地位了。”

“嘖嘖,這條件可真豐厚啊,你們武盟怎麼看起來跟雷鋒似的?不僅幫我報仇,還要給我大量修煉資源?”

白飄雪再次笑了起來,“但我白飄雪卻始終相信一點,天下冇有免費的午餐,也冇有白拿的好處。而你們武盟,也絕對不是什麼雷鋒,所以你說的這些,我不會放在心上,也冇心思和精力去揣摩你們的陰謀詭計。當然,你們也可以認為我是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,但我白飄雪就是這樣的人。”

“白家主,你對我們武盟是不是有什麼誤解?我們……”

唐信眉頭一皺,冇想到白飄雪會給出這樣的回答。

在他的預想中,白飄雪應該是很爽快的答應下來纔對啊。

“唐先生,如果冇彆的什麼事,我就不送了!”

然而,白飄雪直接打斷了他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