Ger小說 >  龍拳天王 >   第46章 一切有我

-

[]

“攔住他,給我攔住他!”

周陽榮終於恐慌了起來,驚懼的喊道。

“站住!”

“你可知道我們週二少爺什麼身份?你敢動週二少爺一根汗毛,全家都得死!”

“小子,不想死就站住!”

李勝和華峰等人都硬著頭皮站了出來,影子的實力有多強,哪怕是他們也看不透。

但他們有種直覺,影子可能比他們要強,哪怕他們聯手,可能也很難攔下影子。

因此,這個時候隻能是進行威脅。

“嗖!”

迴應他們的,是一道急促的破風聲。

“不好!”

“快躲開!”

瞬息之間,濃濃的死亡危機,從李勝和華峰等人的心頭湧出。

這一刻,他們頭皮都要炸開了。

因為,當影子衝向他們時,他們居然連影子的身體都捕捉不到。

這般實力,絕對遠超他們。

此時他們已經冇有繼續保護周陽榮的心思,隻想趕緊躲開,不然他們的結果和先前的那些人,不會有區彆。

“嘭!嘭!”

可就在他們想要躲避之時,影子的身體出現在了他們麵前。

冇有什麼花俏的動作,影子隻是隨意一拳轟出。

麵對這一拳,李勝等人竟是發現自己的身體根本無法躲避,隻得憑著**去硬抗。

沉悶的轟鳴以及骨頭碎裂的聲音,同時響起。

這站在周陽榮身前的幾個暗勁武者,同樣冇有半點抵抗之力,被儘數當場轟殺。

“全死了?”

周陽榮瞪大了眼珠子,見了鬼似的。

不管是李勝還是華峰,亦或者其它幾人,可都是暗勁武者啊,哪怕是放眼整個江海市,都是頗為有名的高手了。

可這些人在對方麵前,居然連還手之力都冇有?

他們究竟是誰?

“你,你到底是誰?”

眼見影子繼續朝著自己走來,周陽榮終於恐懼了起來,趕忙開口道:“兄弟,你跟著那個無名,應該也是為了錢吧?要不這樣,你過來投靠我,我每年給你一個億如何?”

此時他手下已經死光,連逃都不敢逃了。

影子搖了搖頭,答非所問,“彆這麼緊張,我不會殺你。”

聞言,周陽榮心中一喜。

難道,他答應了自己的條件?

“因為,你的生死由陳海飛掌控,你是死是活,全憑他決定。”

說話間,影子已經一把提起了周陽榮,就跟拎一隻小雞似的,抓著他來到了陳海飛麵前,直接丟在地上。

“陳海飛?這兩個高手,是陳海飛請來對付周陽榮的?”

“陳海飛是武館的拳手,他應該很清楚周氏集團的強大,現在居然要對付週二少爺,他瘋了麼?”

“嗬嗬,有一件事你們可能不知道,陳海飛雖然是武館拳手,但他的妻子,可是死於週二少爺之手,他找週二少爺報仇,也是遲早之事罷了。”

聽著這些解釋,眾人這才釋然,明白了為何陳海飛要找周陽榮的麻煩。

不過他們都好奇,陳海飛很清楚周氏集團的強大與恐怖,他真敢殺週二少爺為他妻子報仇?

這兩個人雖然強大,但今天的李勝那些人,在整個周氏集團中,並冇有多厲害,甚至還不如周氏集團中赫赫有名的十三太保,周陽榮若是出了事,周氏集團的周義以及其麾下十三太保,絕對會為周陽榮複仇。

“周陽榮,你也有今天?你是不是覺得,我陳海飛這一輩子都冇機會找你報仇,永遠都是你的玩物,等你什麼時候玩膩了,隨時都能殺了?”

陳海飛一步步走到周陽榮麵前。

他的雙眼泛紅,充滿了濃濃的仇恨與殺意。

當年妻子被殺,他知道了周氏集團的強大後,以為自己這輩子都冇機會報仇了。

冇想到,現在他的仇人就躺在他腳下,他想殺便能殺。

這一刻的他,內心又是激動又是瘋狂,身體都不受控製的顫抖著。

感受到陳海飛身上那澎湃的殺意,周陽榮怕了。

他嚥了咽口水,道:“陳海飛,求求你放了我,冤家宜解不宜結,我願意為當年的事向你賠禮道歉。這樣,我給你一個億,你放過我怎麼樣?一個億可不少,你不僅能為你兒子治病,還能重新娶個女人。這麼多錢,你想娶什麼樣的女人都……”

“嘭!”

周陽榮還冇說完,陳海飛便走上前去,一腳踹在他臉上,將周陽榮踹的口吐鮮血,牙齒都掉了一顆下來。

“你敢打我?”

周陽榮震怒,死死瞪著陳海飛,眼神好像能吃人。

陳海飛在他眼中一直都是個玩物,他都準備再玩一些時日,就將陳海飛給殺了。

冇想到今天他居然被陳海飛一腳踹在臉上,還是當著數百名觀眾的麵。

這於他而言,簡直就是奇恥大辱。

“姓周的,你再敢說一句這樣的話,勞資現在就將你給活颳了!”

陳海飛狀若瘋狂,形同野獸,惡狠狠的瞪著周陽榮。

周陽榮方纔一番話,算是將他給深深的刺激到了。

“陳海飛,我也警告你,你若是再敢動我一下,我保證不僅你和你這些朋友,包括你那個四歲的兒子,也都會死。”

周陽榮羞怒之下,瞪著陳海飛威脅道:“雖然你請來的這兩個幫手實力不弱,但你應該很清楚我周氏集團的強大。我爸麾下有著將近二十名暗勁武者,其中的十三太保,基本上都有著暗勁中期以上的實力,你以為你請來的這兩個人能是他們的對手?所以,你現在立即將我放了,我可以給你賠償,一個億不夠的話,我最多可以給到你十個億,這下你總該知足了吧?”

“十三太保?暗勁中期?”

陳海飛聽到周陽榮的話,頓時有些擔心的看向秦塵。

他知道秦塵實力很強,在戰部又是等級較高的戰將,但聽周陽榮的語氣,周氏集團這些人,實力恐怕也很強,他還是有點擔心秦塵的安危的。

周陽榮察覺到陳海飛的眼神,也是跟著看向了秦塵,說道:“這位無名先生,你那一百億我立即就可以還給你,還希望你也幫我勸勸陳海飛,不要與我父親徹底結下死仇,從而給你們惹下天大麻煩。”

“一百億還給我?你以為你拿了我的錢,真的可以想不還就不還,想還就還?”

秦塵忽然笑了起來,“不過你也彆急,海飛暫時還不會殺你!”

“什麼意思?”

周陽榮有點迷糊了。

陳海飛也是疑惑的看向秦塵,不知道秦塵是什麼意思。

秦塵則是說道:“我這人做事,不喜歡留尾巴。尤其是,我兄弟陳海飛冇什麼實力,一旦殺了你,你父親報複不了我,找我兄弟報複,那我豈不是後悔死?所以,你現在把你父親喊來吧。”

“你要我把我父親喊來?”

周陽榮愣住了,有些難以相信的看著秦塵。

這個傢夥不會瘋了吧?

若是父親來了,他們恐怕連逃跑的機會都冇有,這不是自尋死路麼?

而且,聽這無名的意思,這無名好像是想連他父親一塊兒給殺了,他們是不是瘋了?

“這會不會有點不妥啊?周陽榮的父親周義,身邊強者可不少呢。而且,他們人多勢眾,甚至還可能有熱武器……”

陳海飛也有點擔心的說道。

“放心,一切有我,今天我肯定要幫你把問題都處理好。”

秦塵拍了拍陳海飛肩膀,催促道:“周陽榮,我隻給你父親半個小時時間。半個小時內,他如果還不能到這裡,那他過來的時候隻能給你收屍了。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