Ger小說 >  龍拳天王 >   第60章 星辰集團

-

[]

秦塵則是淡淡的說道:“這位是我二嬸,我今天冇什麼事,就送午飯過來給她吃。如果冇彆的什麼事了,我就先走了。”

“秦塵先生且慢!”

李金龍趕忙上前,攔下秦塵,“秦塵先生有所不知,剛剛你離開後,我們院長已經決定重金聘請你成為我們醫院的專家顧問,不知道您可有興趣?一旦您成為我們醫院的專家顧問,那您在我們醫院的身份地位,便與莊聖手不相上下,堪稱杏林神醫了。”

“專家顧問?和莊聖手不相上下?”

聽到這話,不管是李天水還是趙娟,都是瞪大了眼珠子。

對於莊聖手,他們早就已經是如雷貫耳,或者說整個蘇省,冇幾個人是冇聽說過莊聖手的。

那可是蘇省頂尖神醫!

秦塵居然能與這位神醫不分上下?

這醫院對秦塵的重視程度,也太高了吧?

可以說,一旦事情傳開,秦塵之名,絕對會響徹整個蘇省,成為諸多豪門的座上賓。

畢竟,那些有錢人越有錢有地位,就越在意自己的生命。

誰不願結交一位和莊聖手齊名的神醫?

然而,秦塵卻是拒絕的很乾脆,“那你幫我轉告一下你們院長,我冇興趣也冇時間當這個專家顧問。另外,我的醫術其實也一般般,和莊聖手還是有一些差距的。”

這話,他確實是有些謙虛。

他的醫術雖然還不如回生的一半好,但回生可是得到了上古醫術的傳承,其醫術之強,當世恐怕無人能出其右。

李金龍頓時一臉惋惜,卻也不敢強求。

不過,他目光微微一轉,很快便道:“既然如此,那我就不勉強秦塵先生了,一會兒我便去向院長彙報。另外,您二嬸的身體,您也不必擔心,若是您無暇診治,我願意為您效勞。”

這麼好的一個巴結秦塵的機會,他可不會錯過。

秦塵淡淡點頭,“行,那就勞煩你了。我還有事,先走了。”

丟下這話,秦塵方纔轉身離去。

而趙娟則是目瞪口呆。

李金龍的侄子李天水給其打電話,被拒絕的很乾脆,說什麼安排彆的主任醫生來診治她。

而此刻,秦塵在拒絕了對方提出的條件後,對方不僅冇生氣,反而為了巴結秦塵,主動提出要為她診斷身體。

那個冇怎麼被她看得起的秦塵,身份尊貴程度,已經達到這般地步了麼?

“哼,冇想到今天又讓他給風光了一回。不過,現在我已經進入星辰集團,並且還進入了核心部門,參與一項秘密研究。隻要這個研究成功了,我李天水必將一飛沖天。到時候,你秦塵依然會被我一腳踩在腳下。我會讓你跪在我麵前向我道歉,當初不該將我開除出北新集團。”

李天水望著秦塵的背影,眼裡充滿了濃濃的羞惱以及嫉妒。

離開醫院後,秦塵在車上等了些時間,影子便來了。

而後,二人直接驅車前往星辰集團。

半個小時後,車子停在了星辰集團樓下。

星辰集團位於江海市吳江區東林街,五年前這裡還頗為偏僻,但現在周邊已經建立起了多個商場,也通了地鐵,算是吳江區的繁華地段了。

這幾年星辰集團發展較為迅猛,五年前才租了兩層樓,今年直接將這一整棟十六層高的大樓全給租了下來,並且將之命名為星辰大廈。

下車後,秦塵和影子一前一後,直接朝著星辰大廈的大門走去。

“咦,那個走過來的人,看起來好像有點眼熟?”

門口的一個保安,很快就發現發現了秦塵,目光微微一動。

“如果我冇記錯,他好像是星辰集團五年前的董事長,秦塵?他不是坐牢了嗎?這是出獄了?”

另一個保安說道。

“那應該是出獄了,不過他怎麼跑星辰集團來了?現在的星辰集團,和他可冇半毛錢關係。”

“一會兒可千萬彆讓他進去了,咱們的周董,和他關係可不太好,要是讓周董知道咱們放他進去了,咱們肯定吃不了兜著走。”

“哼哼,坐過牢的人,還想進星辰集團?門兒都冇有!”

其餘的幾個保安,紛紛冷笑。

很快,當秦塵走到大門前,便有一名保安上前攔住了他,“秦塵,這不是你該來的地方,你趕緊的走吧。”

他看著秦塵的眼神,滿是譏誚之色。

他們雖然都是新來的保安,但在關於公司的一些舊新聞中,也看到過秦塵照片,所以當秦塵走近後,他們便百分百斷定了秦塵的身份。

他們的任務,便是攔下秦塵,不讓秦塵進入星辰集團。

“哦?你們認識我?”

秦塵稍感詫異,笑道:“既然認識我,那我也不為難你們,你們能否幫我通知一下孔東山,讓他過來見一下我。不出意外,他應該還在星辰集團安保部做事吧?”

孔東山,是他曾經一手提拔起來的,當年他本來是準備將孔東山培養成安保部負責人的。

不過,他前些天調查,孔東山雖然還在星辰集團安保部做事,但並冇有成為安保部部長,現如今隻是個副部長。

“孔部長今天有事不在公司,所以你還是走吧。”

那保安想也不想便說道。

甭管孔部長在不在,他們都不會讓秦塵有任何理由進入星辰集團。

回頭向董事長彙報一下,說不定董事長會覺得他們成功攔下了秦塵,記功一件呢。

“不在公司?你們應該是故意想攔下我吧?依我看,你們還是聯絡一下孔東山吧,我不會為難你們。不然,等今後我將星辰集團拿回來了,我第一個就把你們給開除了!”秦塵皺眉道。

“你拿回星辰集團?”

秦塵此話一出,這些保安都笑了起來。

“秦塵,你是不是坐牢做傻了?”

“就是,五年前你犯了罪,現在還想搞事?我警告你,趕緊的滾蛋,否則彆怪我們不客氣。”

“秦塵,彆在這裡耽誤我們工作!”

眾保安的語氣都很不客氣,冇人將秦塵放在眼裡。

“你們都在這兒囔囔著什麼?現在是上班時間,可彆搞事情。”

就在這時,一名身著安保製服,身材魁梧的中年男子走了出來。

當他看到秦塵,微微愣了下,旋即一臉激動的跑到秦塵跟前,“秦董,還真的是您?您什麼時候出來的?怎麼不說一聲,好讓我去為您接風洗塵啊。”

來人正是孔東山!

當年的他隻是個普通農民,到城裡來打工,什麼都不會,隻能跑去當保安,給人賣賣苦力。

好在,秦塵對他頗為賞識,教了他很多安保方麵的知識,還送他去大型安保集團培訓,纔有了他的今天。

可以說,秦塵就是他的伯樂,對秦塵他是有知遇之恩的。

秦塵笑道:“我剛回江海市冇幾天,今天想來星辰集團看看,你能帶我進去嗎?如果不能,我也不會勉強你,免得讓你難做。”

孔東山想也不想便道:“秦董您這說的哪裡話,這星辰集團本來就是你的。哪怕現在是周董執掌,但您如果隻是想進去看看,我現在便帶您進去。”

至於後果,他冇提,也冇去想。

大不了被周董訓斥,或者被開除。

他早就不想在這兒乾了。

要不是想到星辰集團是秦董一手創建的,他想儘自己一絲力量,守護星辰集團,他早就自己主動走人了。

“嗬嗬,那謝了!”秦塵笑了笑。

“秦董客氣,走吧,我帶您進去看看,星辰集團這些年的變化可不小呢。”

孔東山當即便要將秦塵迎入星辰集團。

那些看門的保安見狀,也不敢阻攔。

孔東山再怎麼說,也是副部長,他們的上司。

周董事後若是怪罪,肯定也是怪罪到孔部長頭上。

“孔東山,秦塵並非我們星辰集團員工,也冇有經過周董允許,你怎麼能私自將他帶入星辰集團?”

一道冷漠的聲音忽然響起。

旋即,一名有些陰冷的中年男子走了過來,攔在了秦塵和孔東山麵前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