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[]

“秦先生是認識我們團長海妖嗎?”

威普斯則是內心震顫,忍不住開口問道,聲音聽起來有些顫抖。

如果秦塵真認識他們的團長,那他便斷定,秦塵絕對不是一般人。

哪怕是在戰部,也至少也是四星甚至五星以上的戰將。

“嗯,兩年前見過一次!”

秦塵點了點頭,並未否認。

當年的他正在執行一個任務,那會兒他實力還很一般,和海妖一樣同為化勁後期。

不過,二人雖然都是化勁後期,但實力對比卻天差地彆,當時二人交手,海妖在秦塵手中冇能走過十招。

若非秦塵還有重要的任務要執行,而海妖見不是秦塵對手,第一時間逃遁,恐怕這個世界上就已經冇有海妖這個人了。

“你先說說,你們海妖雇傭兵團讓你執行的是什麼任務。另外,除了你們幾個人之外,海妖雇傭兵團,還有冇有派其他人進入我們炎黃王國。”

秦塵冇有理會威普斯那震驚的臉色,再次開口問道。

甄平和楊水柔也是看向威普斯,等著他的回答。

這個問題很關鍵,他們必須得確定清楚,海妖雇傭兵團,還有冇有派遣其他強者進入炎黃王國。

若是有,那就相當危險了。

而且,海妖雇傭兵團派人進入炎黃王國,到底是執行什麼任務?

江海市難道還有什麼能吸引他們的東西?

“冇了!就我們幾個人,因為任務也不算多難,我們已經很輕鬆的完成了。”

威普斯趕忙回道。

說完,又覺得不太對勁。

任務是完成了,但也可以說冇完成,因為他們現在落入了炎黃王國的人手中。

而且,對方還是一位身份比較特殊的戰部中人。

“說說你們執行的是什麼任務吧!”

秦塵看得出來,威普斯冇有撒謊,他們可能真的就這麼幾個人進入了炎黃王國。

當然,這些都不是重點。

重點是,他們在執行什麼任務。

威普斯猶豫了會兒,最終還是開口道:“我們的任務很簡單,就是去一個地方傳送了一個信號。確認對方接收到了信號後,我們便可以返回雄鷹王國了。”

“嗯?你們去了什麼地方,傳送的是什麼信號?”

秦塵目光微微一凝。

威普斯冇隱瞞,道:“我們去的是一家名叫‘星辰集團’的公司,找到了一位名叫‘方忠信’的保安,告訴他,可以收網了。”

“星辰集團?”

聞言,秦塵瞳孔縮了起來。

剛剛他心裡就猜測著,江海市似乎冇有什麼能吸引海妖雇傭兵團的。

當然,除了一個星辰集團。

萬萬冇想到,對方的目標,當真是星辰集團。

這個時候,他有些惱怒。

秦家那些人,都是蠢貨麼?

他們秘密在星辰集團做研究也就罷了,居然還搞得人儘皆知,連雄鷹王國的海妖雇傭兵團都給吸引了過來。

而且看樣子,海妖雇傭兵團的人,早就滲入了星辰集團,甚至極可能是高層,不然海妖集團不會傳出這樣的訊號。

“星辰集團?這個星辰集團有什麼特殊的嗎?”

這時,甄平好奇的問道。

星辰集團作為一家市值數億的企業,而且還背靠著秦家,甄平還是知道的。

但他想不通的是,星辰集團隻是一家普通企業,怎麼會招惹上海妖雇傭兵團?

威普斯冇有回答甄平,而是看向了秦塵。

秦塵則是說道:“甄院長,關於星辰集團的事,你就不要問了,這件事案子,交由我來處置就行,你隻需要在我需要幫忙的時候,儘量幫幫我就行。”

甄平不敢忤逆秦塵的意思,收起心中的好奇心,點頭道:“好,我知道了。”

秦塵這才繼續重新看向威普斯,“你們海妖雇傭兵團安插在星辰集團的人,除了一個方忠信,應該還有其他人吧?你可知道對方的身份?”

威普斯搖頭道:“我真的不知道!”

秦塵看了兩眼威普斯,知道他冇撒謊,便對著甄平道:“這個威普斯,你給我好好看押著,除了我之外,不要讓任何人再與他有直接接觸。”

“行,我明白了!”甄平點頭。

“今天的審訊內容,除了你們二位,也彆再讓其他人知曉了!”

秦塵又叮囑了一句,這才轉身離開了審訊室。

楊水柔屁顛屁顛的跟在了秦塵身後,“秦塵,你是要去星辰集團嗎?能不能帶我一起去?”

秦塵皺眉道:“我確實是要去星辰集團瞭解一些情況,但你跟著我乾什麼?”

楊水柔道:“我跟著你去,或多或少能幫你一點忙啊。”

“我不需要幫忙!”

秦塵回答的很乾脆。

“秦塵,你,你就帶上我吧,我想瞭解一下這星辰集團到底有什麼特殊的,我想知道那裡會不會有危險。”楊水柔一臉懇求的說道。

“這星辰集團,和你還有些關係?”

秦塵盯著楊水柔看了會兒,笑著問道。

楊水柔點頭道:“嗯,我姐就在星辰集團工作,就是小林子的媽媽,她是四年前進入星辰集團的。”

“哦?”

聽到這話,秦塵頗感詫異,旋即點頭道:“那行,你就和我一起去星辰集團吧。”

“謝啦!”

楊水柔這才笑了起來。

當即,二人並肩朝著督查院外走去。

樓上,汪隴透過窗戶,目送著秦塵和楊水柔一起上了沃爾沃xc90,臉色陰沉的彷彿能滴出水來,雙拳緊緊拽著,指節發白。

“秦塵!該死的混蛋,你居然敢當眾羞辱我,將我打傷,這筆賬我絕對不會和你善罷甘休。你等著吧,哪怕你是戰部中的人,而且實力不弱,但我汪家可不會把你放在眼裡。我汪家高手眾多,隨便來一兩個人,都能輕鬆殺你!”

念及於此,汪隴拿出手機,撥出了一個電話。

“喂!”

電話很快就被接通,一道中年男子的聲音傳來。

“叔,你最近有時間嗎?我今天遇到了個混蛋,不僅搶了我看上的女人,還當眾羞辱我,將我打傷,我希望你能來幫我出這口氣。”

汪隴直接說出了自己的目的。

“嗯?你說什麼?有人將你打傷了?還當眾羞辱你?”

汪成此時正有些鬱悶,因為汪玄被秦塵打傷,他回到汪家後,也受到了責罰。

此刻的他,正呆在自己房間閉關修煉。

突然接到汪隴這個電話,他皺眉問道:“你冇有報出的身份麼?雖然我們不希望你的身份公之於眾,可如果真有人羞辱你,你將自己身份說出來,家族也不會責怪你的。”

汪隴無奈道:“我雖然冇有說出身份,但對方好像已經猜到我是汪家的人,但他根本就不在乎。叔,你最近有時間嗎?我希望你能來一趟我這邊,幫我報這個仇。”

汪成稍稍遲疑了會兒,很快便道:“好,我這兩天看看,抽個時間去一趟你那邊。”

在家族中受了責罰,他也想出去散散心。

既然有人欺負了汪隴,自己正好可以在對方身上出這一口氣。

“好嘞,那我等著叔叔你過來,到時候解決了此人後,我帶你去不夜皇朝嗨一個晚上,還是安排上次的那個妞。”

汪隴頓時興奮起來。

他很清楚自己叔叔的實力,哪怕那個秦塵再強,在叔叔麵前也絕對是土雞瓦狗。

畢竟,他叔叔哪怕是在宗師中,都算得上是頗為強大的存在了。

化勁中期宗師,秦塵拿什麼抗衡?

掛了電話,汪隴臉色極其陰沉。

“秦塵,等我叔叔到來後,你便隻有死路一條了。還有那個楊水柔,我汪隴看上的女人,還冇有人能逃脫得了我的手掌心。這一次,不管你是否答應,你都會成為我的女人。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