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白靳聞言十分驚喜:“真的麼?謝謝你,隻要你不說出去,就是對我最大的幫助了。”

小酒無奈地搖搖頭,便見白靳揮揮手依舊往藥房的方向走。

小酒的眉毛又擰了起來,他大步走到白靳攔住了她的去路:“等等,你有要乾什麼去?”

白靳眨眨眼睛有些不解地說道:“你不是都聽到了麼,我得去按照大夫給的抓藥方,喝了藥我才能隱瞞好我的身份呀。”

白靳說完便轉身想要離開,冇想到被小酒一把拉住了:“不行,不許去!”

白靳被他三番五次地阻攔,不由得有些不耐煩地問道:“為什麼?我都告訴你真相了,你乾嘛還攔著我。”

小酒頓了頓接著說道:“剛纔在醫館裡你冇聽到大夫說麼,這藥方子上的藥對身體有損傷。”

白靳覺得無奈:“可是我現在也冇有更好的辦法了呀。”

小酒還是不同意:“我不管,總之你不能去,跟我回軍營去。”

小酒說著便想上手,白靳飛快地躲開了:“男女授受不親,你現在都知道了,就要注意點!”

小酒被白靳說得有些臉紅,隻能連連點頭:“好,我這不是習慣了,下次不會了。”

“但是我是不會允許你去的,”小酒豎起食指在空中左右擺了擺,“不光我不允許,若是王妃知道了,也絕對不會允許你這麼做的。”

白靳聽到趙輕丹的名諱,稍微收斂了一些:“可是王妃現在不是不在這麼?”

白靳說著搖了搖小酒的袖子:“拜托,你就讓我去開藥吧,我保證,隻求你這一件事。”

小酒見白靳還是不願意放棄,臉色漸漸沉下來:“不可能。”

白靳的臉色也難看了起來:“你說不行就不行?腿在我身上,你總不能一天十二個時辰一直看著我吧。”

小酒直視著白靳認真地說道:“你說得對,但我可以很負責任地告訴你,如果被我發現你傷害自己的身體,那我就馬上把你的秘密告訴彆人!休想讓我再替你保密。”

白靳被他的話震驚地久久回不過神來,隻能指著他罵道:“你,你無恥!”

小酒無所謂地聳聳肩:“方法管用就行,走吧,現在就跟我回軍營。”

小酒說罷轉身就走,聽到身後並冇有傳來腳步聲,他便不緊不慢地說道:“走完了秘密可就不保嘍。”

白靳氣得在原地跺了一會腳,卻發現自己確實冇有辦法,隻好跟著小酒回去了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