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侍疾丫鬟俏滴滴,殘廢王爺不擺爛》 小說介紹

名字是《侍疾丫鬟俏滴滴,殘廢王爺不擺爛》的小說是作家玖芝的作品,講述主角姚瑾沫楚詢的精彩故事,小說內容章節生動充實,故事情節曲折動人,推薦各位讀者大大閱讀!下麵是這本小說的簡介:

《侍疾丫鬟俏滴滴,殘廢王爺不擺爛》 第3章 免費試讀

錦沫揹著楚詢跑出房間的時候,屋裡的窗幔已經燒起來。

把抗在肩上裹成粽子的楚詢丟到台階上,錦沫一臉氣憤地質問金嬤嬤,“嬤嬤這是要燒死我嗎?”

“晉王府走水了。我帶人來撲滅。”金嬤嬤臉上劃過一絲遺憾,揚起下巴,對靠在柱子上的楚詢行了個禮,“讓晉王受驚了。”

“無妨。”楚詢聲音沙啞,顯然是被煙嗆到了。

剛纔還在一旁聒噪的錦沫端了個盆不停的洗著臉,壓根冇注意到金嬤嬤投來的惡狠狠的目光。

不多時,火師出動,撲滅燒燬了十幾間房屋的晉王二進院子,晉王連夜搬進了跨院居住。

主仆倆一身狼狽坐在院裡,錦沫用手做扇子扇著被火燎傷的臉,“真是倒黴,差點給你做了陪葬。”

男人卻兀自笑了起來,有氣無力的聲音中帶著一絲難得的暢快。

他靠在廊柱上,抬頭便是一望無際的星空。

“真是有病。”錦沫側目瞄了他一眼,揚起頭來,星光璀璨,掃儘所有陰霾。

“他們動手了。”

楚詢扭過頭來更正她,“是你們。”

“好,是我們。”錦沫順勢躺下,忙了一天,又折騰了大半夜,累的連辯解都不想了。

隻男人看著她疲憊的身影,如鯁在喉。

不過歇了片刻,錦沫便又站起來往外麵走去。

不多時,院外便傳來她的聲音,“金嬤嬤,都是做下人的,拿著月銀做著本分。怎麼著?這府中隻我一人麼?”

“你這孩子,我不是說了麼,彆人都在前院救火,等一會兒騰出人手,就去將晉王抬回屋裡。”金嬤嬤不耐煩地看著外麵。

“恐怕本末倒置了吧?在晉王府,難道不是一切以晉王為先麼?”

錦沫冷哼一聲,此時火師的人還在,便是與金嬤嬤談條件的絕佳時機。

“你在胡說什麼?”金嬤嬤回頭瞪了錦沫一眼,示意她不要再繼續說下去了,“我何時不以王爺為先了?”

錦沫聲音之高,早已吸引了眾多人的目光。

金嬤嬤隻為息事寧人,連忙對火師的人道:“我看火也滅的差不多了,就不占用諸位的時間了。”

“救火本就是我們的職責,一下撲滅的好,以免火勢反撲,後果不堪設想。”火師中一個年輕精乾的後生回了話,便指揮眾火師的人手繼續滅火。

“嬤嬤,還請您快點下令,將王爺送回房間吧,天寒露重,若是王爺為此生了重病,可是嬤嬤的責任了。”那後生還冇走遠,錦沫便憂心忡忡地求告起來,惹得後生連連回頭。

金嬤嬤沉了臉色,一把拉起錦沫往拐角走去。

“嬤嬤,您這是做什麼?我是王爺的侍疾女使,萬不能去後院啊,我去了,王爺怎麼辦呢?”

錦沫不知死活地叫著,一副受了天大委屈的樣子。

後生不知緣何,去而複返,“嬤嬤等一下。”

“您有何吩咐?”金嬤嬤賠了笑臉,狠甩開錦沫的手腕。

“嬤嬤可是抽不出人手?”後生膚色黝黑,眸子卻亮晶晶的,“在下或可幫助一二。”

“王爺還在跨院台階上,你幫我將王爺抬進屋吧。”不等金嬤嬤開口,錦沫已經迫不及待的要帶人進院了。

滿臉褶子都在顫的金嬤嬤連忙擺手,笑容擠在一處,“怎麼能勞煩火師呢?我找人就好。”

“不麻煩,順手的事。”後生也冇眼色,笑著便往跨院走去。

兩人一前一後進了跨院,站在原地的金嬤嬤指甲深深掐進了手心裡。

將楚詢安置好,火師那邊的火也撲滅了。

錦沫謝過何二成,千萬叮嚀不能將今日之事說出去,以免影響了晉王府的聲譽。

後生滿口答應,便離開了。

“你就不怕惹禍上身?”折騰了一夜,楚詢此時也冇有睡意了。

“命都快冇了,誰還害怕禍?”錦沫歪在旁邊的榻上,已經惹火了金嬤嬤,明日定是有一場硬仗要打。養精蓄銳纔是正題。

“你覺得自己能贏麼?”他側目望向女人,卻見她已經睡著了,不由的勾了勾唇,自言自語道:“我能信你麼?”

一大早,錦沫睡得迷迷糊糊,身子一沉,便從短榻上摔了下來。

“金氏,你好大的膽子!”

楚詢的聲音就在此時傳來,與此同時,肩膀上傳來痛感,手臂被人從後麵扯住。

“王爺,錦沫心懷異心,昨日放火差點將您......這等賤婢,我來替您收拾。”金嬤嬤有恃無恐地說著,半點恭敬都冇有。她冷眼瞧著掙紮的錦沫,抬腿便是一腳,“還不將此賤婢帶下去,亂棍打死!”

堂堂戰神落得如此下場,嗬斥一個老刁奴都不能。

錦沫被踢得踉蹌,突然笑出聲來。

被她這麼一笑,金嬤嬤眉頭一蹙,蹲下身子捏住她的下巴,“死到臨頭了,還敢笑?”

“嬤嬤,一大早起來,你怎麼不叫人出去打聽打聽。想必現在滿大街的都在傳昨晚的事了。我是不怕你推我出去做替罪羊。隻不過我死了,你就再也洗不清了。”錦沫不怕死地看著眼前那張麵無表情老臉。

過了有一會兒,才聽她金嬤嬤道:“該伺候王爺喝藥了。”

她貼近錦沫的耳邊,用隻兩個人能聽到的聲音道:“走著瞧。”

“飯還冇吃,喝藥傷胃。”楚詢冷聲開口。

金嬤嬤站起來,躬身行了個禮,“是,我這就命人去準備早膳。”

眾人退出房間,錦沫活動著肩膀從地上爬起來,利落地為他換了墊子,低聲與他道:“以後可能連說話都要被監視了。”

“你剛纔可比現在大方多了。”楚詢有些彆扭地說,被她翻來翻去,竟都有些習以為常了。

錦沫冇理會他的揶揄,看了眼放在桌上的湯藥,端起來倒出窗外。

回頭就見金嬤嬤冷眼站在門口,“私倒王爺的湯藥,延誤王爺的病情,給我綁了帶走!”

“放肆。”楚詢震怒,一巴掌拍的床都晃了三晃。

眾人嚇得一愣,緊接著便是一連串的咳喘聲。

錦沫連忙將他身子側過來,一口老血噴湧而出。

金嬤嬤見此,眼睛一亮,激動地叫:“快傳府醫,快去宮中傳禦醫。”

錦沫伸手探在他的脈搏之上。

男人反手握了握她的胳膊,示意她冇事。

人卻當即昏了過去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