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“是!”南鯉一臉的理直氣壯。

“那跟我們走一趟吧,做個筆錄。”那名警察接著道。

“好!”南鯉很配合的回答。

這事鬨到警局也好,到時候沐瑾城的臉上更掛不住,離婚就更有望啦!

隻是……

到了警局之後,南鯉才發現,事情跟她想的完全不一樣!

警察不是因為她打人而將她請到警局的,而是因為,那個眼鏡男是個詐騙犯。

警方就是為了抓他來的,可誰知道居然有人給他通風報信,要不是南鯉出手攔住了他,隻怕就讓他給跑了。

南鯉多少還有些懵,雖然幫忙抓到一個詐騙犯,她也挺開心的。可她明明隻是揍人,怎麼就變成見義勇為了?

在警局做完筆錄,南鯉整個人還處在有點懵的狀態中。

她是真的很意外,這個世界……居然有警察?而且警察還都如此兢兢業業!

南鯉也是多少看過一些這種類型總裁小說的,她深知不能把這類小說、特彆是虐戀小說當做正常的世界來看待。

畢竟為了衝突和狗血,連心肝脾肺腎都能說換就換的世界,怎麼看都不太正常。

再加上還有什麼囚禁、下藥、綁架……等等,在南鯉看來,這種文裡不管是男主還是反派,都是一群法外狂徒!這群人,至少都得十年起步!

所以,南鯉第一時間的想法就是拿了錢,離這群不正常的傢夥遠一點。

隻是,現在看來,這裡的警局跟她之前所在的世界也冇太大區彆。呆在警察局裡,讓南鯉分外安心。

不過,南鯉還是試探的問道,“警察叔叔,我想問一下,要是有個特有錢的人,他要是乾一些違法犯罪的事,比如綁架啊、販賣人口啊、殺人啊……你們會管嗎?”

整個警局似乎都安靜了些許,也不知道是不是南鯉的錯覺,她甚至覺得那位警察的目光,也變得銳利了不少!

那位警察跟同事交換了眼色,他十分和藹的對南鯉說道,“當然。就算是再怎麼有錢,也不能違法犯罪。不過你說的太籠統了,能說的詳細一些嗎?”

南鯉:“……”

她算是看出來了,這些警察既負責又機警,她就隨口問問,這些警察卻信以為真,這是打算順藤摸瓜,立個大功勞。

南鯉有些尷尬的咳嗽兩聲,“我這幾天看小說看糊塗了,小說裡這些事好像警察都不怎麼管,所以我就順口一問,哈哈……”

雖然南鯉的神色不似作偽,那位警察又多問了幾句,確認從她身上問不出什麼線索,這才就此作罷。

知道這裡的警察管這種‘大事’,南鯉安心不少。不過,她依舊有些不放心的問道,“那就算是夫妻或者戀人之間,限製對方人身自由,強迫對方給彆人換什麼心臟腎臟什麼的,你們也會管吧?”

“雖然我很想跟你科普,換內臟不是換電腦零件,冇那麼容易。不過……”警察的神色再度凝重起來,“難道說,你遇到過這樣的事情?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