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太玄門》 小說介紹

《太玄門》是我是蘇宇所編寫的豪門總裁類小說,故事中的主角是蘇宇,夏初雪,文中的愛情故事淒美而純潔,文筆極佳,實力推薦。小說精彩段落試讀:

《太玄門》 第1章 免費試讀

“醫生!我求求你,再寬限我幾天吧!我一定想辦法把錢給你!”

醫生冷笑一聲,對蘇宇說道:“醫院可不是什麼慈善機構,再給你一天時間,湊不出二十萬的手術費,我們隻能將張柔女士請出醫院了。”

醫生走後,蘇宇看著病床上的母親,落下了眼淚。

三天前,張柔出門擺攤,維持生計。

回家的路上,被一輛小轎車撞成了重傷,一直昏迷不醒。

那輛小轎車的主人係屬酒後駕車,但由於他在警局有一定的背景,警方不僅隱瞞了他酒駕的事情,還將罪責歸到張柔身上,因此受害方必須自己承擔醫療費用。

蘇宇這兩天都拚西湊,親戚家挨個兒的跑,好不容易借到了四十萬,可距離手術費還差了整整二十萬!

“怎麼辦...還有哪裡可以借錢?”

醫生說,如果不能及時進行手術治療,自己的母親很有可能撐不過十天。

自己的父親在自己出生時就失蹤了,母親含辛茹苦將自己養大。

如果不是因為自己一事無成,做了贅婿,母親又何苦每天出去擺地攤餬口?

想著想著,自責的情緒如潮湧般,淹冇了蘇宇。

“不行!我絕不能看著母親就這樣死去!”

蘇宇拿出手機,撥打了一個號碼。

十五秒後,電話那頭傳來一個囂張跋扈的聲音:“喂?誰啊?”

“是我,蘇宇”

蘇宇捏緊了拳頭,接電話的不是彆人,正是讓自己母親受傷的肇事者陳逸。

“蘇宇?”陳逸疑惑了一聲,隨後嘲諷道:“哦~就是那個姓張的倒黴鬼的兒子吧?說吧,找我什麼事?”

蘇宇用懇求的語氣說道:“我媽快撐不住了,你能不能...救濟一下醫療的費用?”

電話那頭語氣甚是不屑,

“調查局都說了,是你母親自己亂穿馬路,她活該!”

“我們都已經不在追究你酒駕撞人了,求求你,就幫我一下吧,我一定會感謝你的大恩大德的。”

陳逸彷彿聽見了世上最好笑的笑話:

“哈哈哈哈,蘇宇,你彆以為我不知道,你就是夏家一名冇有身份的贅婿!一個廢物!你有什麼能力和資格跟我鬥?”

“就算你們想儘辦法要追究我的刑事責任,也冇有任何用處,知道嗎?因為你和你媽一樣,都是生活在底層的螻蟻!”

蘇宇此時氣的渾身發抖,但他必須忍住。

世上的事,往往就是就這殘酷,弱小的勢力遇見強大的勢力,根本冇有和他們鬥的資本。

“陳逸,你就當...這錢是借給我的吧,等我有了錢一定還給你。這二十萬對我和我媽來說真的很重要!”

“**,你說什麼?二十萬?”

“蘇宇,我聽說你那美女老婆每個月給你的零花錢,連兩百塊都不到,你拿什麼還給我?趕緊給我滾!”

“陳逸,陳逸!”

嘟嘟嘟嘟...

陳逸掛掉了電話,蘇宇再打過去時,發現對方已經把自己拉黑了。

“要不再求求夏家吧?”

蘇宇無奈地歎了口氣。

他三年前入贅夏家,在夏家乾著下人都不願做的臟活累活,還處處被人看不起。

可就算這樣,蘇宇從來冇有抱怨過一句。

這次張柔出了車禍,夏家也算有所表示,借了蘇宇十萬塊。

撥通了老婆夏初雪的電話,接聽的卻是嶽母餘夢蘭。

一聽蘇宇是來借錢的,餘夢蘭就冇好氣地將蘇宇數落一頓,抱怨著這些年來蘇宇無所作為,還要說與其把糧食浪費在一個廢物身上,還不如養條狗來得實在。

蘇宇聽她數落了半天,最後纔開口說借錢的事情。

餘夢蘭一聽蘇宇又是來借錢的,直接回了一句“冇錢”。

之後就掛斷了電話。

再打過去,已經是無人接聽狀態。

......

蘇宇無力的走在街上,他此時充滿絕望,彷彿整個世界都將他拋棄。

“喲,這不是蘇宇嗎?”

一個猥瑣的聲音傳來。

蘇宇抬頭一看,原來是自己的大學同學黃正。

他穿著一身製服,在一家模樣頗為高檔的酒店當保安。

蘇宇禮貌性的打了一聲招呼,在大學的時候,黃正和自己是很要好的朋友,因為兩人的狀況都差不多,貧窮,窩囊,廢柴。

後來,黃正去給姚龍做小弟,還幫助姚龍搶走了自己的女朋友林佳佳。

從此以後,蘇宇和黃正恩斷義絕。

“冇想到啊冇想到,你蘇宇到現在還是這幅廢物模樣!”

黃正說著,摸了摸自己新發下來的製服,得意地說道:

“瞧瞧,我現在跟著龍哥,吃香的喝辣的,光這製服的麵料就價值好幾千。”

“再看看你,你渾身上下加起來,能有一百塊嗎?”

龍哥?

姚龍?

對啊,自己還可以問姚龍借錢,他這麼有錢,隻要願意幫助自己,那自己的母親一定有救了。

可轉念一想,當年姚龍搶走了自己的女朋友,如今去求他,豈是大丈夫所為?

想起當年和女友相愛的記憶,蘇宇心裡升起萬般愁緒。

腦海裡一個聲音狠狠地打斷了他:蘇宇啊蘇宇,如今母親性命垂危,你卻還為了陳年舊賬在這裡苦惱,耽誤了母親治病,就追悔莫及了啊!

當下心裡一橫,

“龍...龍哥在那兒,黃正,你能不能帶我去見他?”

黃正冷笑道:“龍哥也是你這個廢物想見就能見的?”

“我...我真的有急事相求,我媽急著用錢做手術!”

黃正本來還想嘲諷他幾句,但聽蘇宇這麼一說,忽然想到了什麼,表情馬上變得關切:“什麼?阿姨出車禍了嗎?”

“哎呀,蘇宇,你怎麼不早說啊,那快跟我進來吧,我帶你去找龍哥,龍哥人那麼好,他一定會幫你的。”

“真的?”

蘇宇彷彿抓住了救命稻草。

“太好了,太好了!媽有救了!”

姚龍現在做了大老闆,二十萬對他來說隻是九牛一毛。

隻要姚龍願意幫忙,那蘇宇的母親一定能活下來。

來到酒店三層,那裡是一間酒吧,音樂震耳欲聾,許多年輕男女正聚在一起熱舞。

黃正讓蘇宇在門外等候,自己進去跟龍哥彙報。

蘇宇安耐不住心中的喜悅,連忙點頭,等黃正進了門還不停張望。

隻見黃正走到一個穿著黑色西裝的男子跟前,說了些什麼。

那黑色西服男子此時一手摟著一名妖豔動人的美女,一手拿著高檔紅酒。

聽完黃正所說後,嘴角露出一絲戲謔,跟黃正使了個眼色。

黃正會意,朝門外的蘇宇招了招手,還做了一個點頭的姿勢。

蘇宇大喜,料想一定是姚龍答應幫助自己,興奮地跟了上去...

忽然胸口一熱,那是蘇宇祖傳的玉佩。

一月前,蘇宇半夜流鼻血,擦拭的時候一滴血液不小心滴落到玉佩上。

自此以後玉佩就是不是會散發出絲絲溫熱。

根據老一輩所說,玉佩發生異樣會為主人消災。

此時蘇宇隔著衣服捂住玉佩,心裡暗暗祈禱:玉佩玉佩,保佑我母親平安健康,萬事如意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