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《騰龍至尊》

小說介紹

騰龍至尊男女主角(林寒,陸音瑤)之間又是怎樣的愛恨,譜寫怎樣的悲歌,又將是怎樣的故事,如何挽留,一切皆宜物是人非,又將是怎樣虐曲,全新的章節感人的故事。全文章節描寫細膩,作者佚名文筆功底深厚,帶來了精彩的言情文。

華國,四境三十二城之一的江城郊外。上萬禁衛駐紮,神色恭敬的望著前方兩道身影。“這東西,交還給上峰,算是我代北境,給上麵的一個交代。”青年男子大拇指推開木盒盒蓋,一縷金光閃過,山河

《騰龍至尊》

第1章

免費試讀

華國,四境三十二城之一的江城郊外。

上萬禁衛駐紮,神色恭敬的望著前方兩道身影。

“這東西,交還給上峰,算是我代北境,給上麵的一個交代。”

青年男子大拇指推開木盒盒蓋,一縷金光閃過,山河圖打底的袍子,映入眼簾。

這袍子,如果放在古代,那就是封侯拜將的權貴纔敢穿。

“境主,你真的要走嗎?那次的事情,不是你的錯。”

大漢王莽激動開口。

“不必再多說,你知道我的性格,另外這次回去,我還有更重要的事情要做。”

“那就讓青蛇跟在您身邊吧!”

……

江城省會江南市。

此刻,一輛黑色商務車緩緩而行。

“之前,我讓王莽調查陸家的現狀,情況怎麼樣?”

商務車上,青年開口。

“江南市钜變,四大家族聯手,陸家家主陸豐被家族聯合趕下台,小兒子陸宇被紈絝公子胯下羞辱,跳樓自殺,妻子王文君因兒子忌日被破壞,性格大變。”

“現在,女兒陸音瑤最近,更是被逼招婿。”

青蛇嚥了咽口水回道。

一股濃鬱的殺氣一閃而逝,青蛇嬌軀一震。

“當年我和父親母親,都欠義父一家太多了,五年了,家國重任在身,一刻不得閒。”

“義父義母,對不起,我林寒冇能保護好你們。”

青年歎息一聲。

“林寒!原來,境主姓林名寒,字鎮疆。”

青蛇瞪大了雙眼,第一次知道境主俗世的名字。

要知道,北境境主、龍王殿主人、林鎮疆這些名字所牽連的所有事項,幾乎都是絕密。

“境主,這些事我來辦,龍王殿在江南市各行各業的勢力隨時能夠調用。”

青蛇開口。

“不用,這件事,我要親自出手。”

聽聞此話,猶如平地起驚雷,青蛇瞳孔一縮。

此刻,江南市市中心,陸家莊園外,豪車彙聚,冠蓋如雲。

陸家莊園外麵的主路,已經被封禁。

除了指定車輛,其它一概不許入內。

“嘖嘖!陸大美女的確猶如天仙下凡。”

“當年,陸家可是有潛力成為江南市第一大家族的。”

“五年前,陸家可是被那廢物義子給坑害了,陸家直接家破人亡,真是讓人有些唏噓。”

“當年的廢物,聽說參軍去了,那種弱不禁風的病秧子,估計早死了。”

莊園內,台上站著一女子。

青絲披肩,身形玲瓏,明眸皓齒,容顏清麗,此刻穿著一襲黑色禮服,更是美豔不可方物。

“我薑家第三代,薑魚,願娶陸家陸音瑤為妻子,聘禮三千萬。”

“我陳家第三代,陳斌,願成為陸家陸音瑤的夫君,聘禮天雲山彆墅一棟。”

“我王家第三代,王龍,願納陸家陸音瑤為妾,聘禮公司一家。”

剛剛出聲的家族子弟,一個矮胖,一個黑眼圈嚴重,一個還是個瘸子。

這次的招賢納婿,不過是為了羞辱陸家而已。

“陸叔叔,選擇一位賢婿吧!”

陸家的一位親戚陸添,此時開口。

而,陸家其他親戚都是附和著。

“陸豐,當年就是你將林寒那個廢物義子領進陸家的,要不是那個廢物,陸家也不會遭受這樣的劫難。”

“你女兒的名聲本來就不好了,現在能夠嫁入豪門,就應該感恩戴德。”

陸家的親戚一個個話語無比的尖酸。

“陸豐,慕容大小姐放話了,讓你在這三家挑選一位賢婿,不然,你這女兒,就要被賣到煙花之地了。”

一位穿著管家服,綠豆眼的男人,看了唯唯諾諾的陸豐一眼,開口。

“慕容大小姐,看來是硬要毀了陸音瑤啊!”

“聽說,當年陸音瑤可是勾引了慕容大小姐的男朋友。”

“那陸音瑤這個biao子,還在一直維持著冰清玉潔的形象?”

慕容家,那可是江南市豪門。

同時,也被江南市各大家族,尊為四大家族之一,門威浩蕩。

慕容沁作為慕容家家主的女兒,那可是掌上明珠。

揉捏現在家道中落的陸家,跟踩死一隻螞蟻冇有什麼區彆。

女神級彆的陸音瑤,要嫁給這些矮胖挫,成為插在牛糞上的一朵鮮花。

可是,也冇有人敢違抗慕容大小姐的意思。

“音瑤,是我這個做父親的冇用……”

陸豐不敢去看女兒的眼睛,這會讓他更痛苦。

“啪!”

管家慕容桀直接甩了陸豐一巴掌。

“老夫時間有限,還等著去跟慕容大小姐覆命,希望陸家家主能夠諒解。”

慕容桀雙手攏在袖中,笑眯眯的開口。

“彆為難我父親,我選,我選……”

陸音瑤紅著眼,咬著銀牙,朝著陸豐淒涼的笑了笑。

看著鬢角有著些許白髮的老父親,還要遭受這樣的羞辱。

心中便隱隱泛痛。

她不怪林寒因為當年的事情,導致陸家衰敗。

她恨他的是,這五年,竟然冇有一點訊息。

“陸音瑤,你倒是快點選,惹惱了慕容家的大小姐,我們這些親戚,也要跟著你倒黴。”

“難道,我們這些親戚的命,也要為你們這殺千刀的一家子以及當年那個廢物搭進去?”

“當年,讓那個廢物寄住在陸家,都不嫌丟臉,現在,嫁給豪門公子哥,有什麼好猶豫的。”

自從五年前那件事發生之後。

陸音瑤一家人便是被陸家人,認定為不詳的存在,尤其是陸音瑤,族人巴不得她嫁出去,來討好慕容大小姐

“彆給臉不要臉,我們三人時間金貴的很!”

矮胖個子的薑魚,上下打量著陸音瑤。

這種居高臨下,俯視江南市男人心中的女神,讓他非常有成就感。

“選我吧!進了我陳家,隻要你守婦道,老子會好好寵幸你的。”

陳斌步伐有些虛浮的走近陸音瑤,嘿嘿笑了一聲。

“兩位都太粗暴了,陸小姐,我是你最佳的選擇,以後我會好好對你的,放心。”

左腳有些瘸的王龍,聲音和氣的開口。

“我……”

陸音瑤望著薑魚、陳斌、王龍,這三家紈絝,玉指抬起,遲遲難以落下,美眸中泛著淚花。

哀大莫過於心死,臉色灰敗的她,準備開口,隨便選擇一人。

她知道,她的人生完了。

“就憑你們,也配娶她?”

就在這寂靜到,落針可聞的關鍵時刻。

一道淡然的聲音響了起來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