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井子安轉頭對麥小樂一臉歉意的說道:“小樂,對不起,答應你要好好陪著你的,結果......”

麥小樂馬上說道:“不用解釋,我都明白的!你有事情就先回去好了!我不會有事的!還有姐姐姐夫呢!”

江沫當即說道:“是啊是啊,你有事情就去忙好了,小樂這邊有我呢!”

井子安暗暗咬牙:“好,那我就把小樂托付給你們了!”

說完,井子安都顧不得多說兩句話,帶著人急匆匆的就離開了。

江沫安慰麥小樂。

江森昶卻問宴川:“你做的?”

宴川也不迴避,大方的承認了:“是我。”

“你做了什麼?”江森昶好奇的問道。

“隻是給麥氏的對手,提了一個小小的建議。”宴川一臉無畏的樣子,壞笑著說道:“井子安搞的這個度假村,在麥氏可算是出了風頭。讓他在麥氏徹底站穩腳跟不說,還培植了一批自己的心腹。但是,如果他的心腹,被競爭對手挖了呢?那些心腹,可是知道他不少秘密的!他要是再晚一步回去,興許最後的一點秘密,都要被抖落出去了!”

江森昶對女婿的黑心腸,早就有所耳聞。

現在親口聽他承認,這感受還是多少有些不同的。

這一招圍魏救趙,玩的還真是漂亮。

關鍵是不會落下任何口實。

井子安想懷疑宴川,都找不到藉口。

“麥小樂這一胎,絕對不能有差錯。”宴川對江森昶說道:“爸,我還有個建議。”

“說。”

“連城是一個空氣環境極好的城市。您說,建議麥小樂去連城養胎,如何啊?”宴川壞笑了起來。

連城距離金城,那真是萬裡之遙。

麥小樂人在連城,井子安想要對麥小樂出手,都不是那麼容易的事情。

更何況還有公司的事情,牽製住了他的腳步。

他想要不動聲色的讓麥小樂滑胎,那是癡人說夢了!

江森昶一下子就明白了宴川的意思。

他安排人護送麥小樂去連城養胎養身體,麥家人隻會感激他,卻不會想其他。

井子安都得忍著一口血,感激宴川的大方和照顧。

既得到了麥家人的好感,也能讓井子安吃癟。

何樂不為呢?

於是,醫生在宴川的暗示下,對麥小樂說道:“現在天氣越來越熱,實在是不利於養胎。倒是遠在北方的連城,此時正是涼爽的時候,到了最熱的時候,也不過那麼幾天。實在是養胎的好地方。”

麥小樂頓時心動了。

但是她又不想離開家,離開井子安。

她頓時猶豫了起來。

不過,很快,她就不猶豫了。

因為井子安又忙起來了。

這一忙,就是忙了整整一個月。

整整一個月的時間都冇有回家。

麥小樂的父親,親口承認井子安最近簡直是忙的腳不沾地,連吃飯睡覺的時間都冇有。

因為競爭對手居然也搞了個度假村,要跟井子安打擂台。

井子安想要鞏固自己的地位,那就必須把對手打趴下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