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《吾有一口玄黃氣》

小說介紹

吾有一口玄黃氣分享給正在查詢資源的朋友,作者天本南岸文筆細膩,文字功底強大,人物感情描寫生動形象,想要知道葉天,蘇亦然結局的朋友,歡迎到本站搜尋閱讀吾有一口玄黃氣結局吧。

很快,一個身穿紅衣的長髮遮住臉的阿飄閃現而出,衝葉天怒吼道:“臭道士,不想死的就趕緊滾走!”此時蘇亦然殘魂在葉天身邊瑟瑟發抖,指著紅衣阿飄叫道:“是她,就是她把我嚇死

《吾有一口玄黃氣》

第2章

免費試讀

很快,一個身穿紅衣的長髮遮住臉的阿飄閃現而出,衝葉天怒吼道:“臭道士,不想死的就趕緊滾走!”

此時蘇亦然殘魂在葉天身邊瑟瑟發抖,指著紅衣阿飄叫道:“是她,就是她把我嚇死的!”

葉天當然看出來了,紅衣女鬼是一頭厲鬼,一般法師遇上它,隻怕都奈何不得它。

“為什麼要纏著她?”

麵對憤怒的厲鬼,葉天揹負雙手,氣定神閒問道。

“臭道士,你多管閒事,看我不吃了你!”

尖銳的叫聲落下,紅衣阿飄長舌頭猛地捲起,變得更長,猙獰地朝著葉天捲去。

葉天並不害怕,就是覺得有點噁心。

當即手臂一揮,一道光芒閃過宛如鋒利的刀,噗嗤一聲將紅衣阿飄的長舌斬斷,鮮血突突往外流。

葉天絲毫冇在意,因為這些血是鬼氣所化,並不是真的血。

“啊啊啊……臭道士,你敢斬我舌頭……”

紅衣阿飄冇想到葉天小小年紀很厲害,憤怒尖叫著,並做一些古怪動作。

葉天不說話,冷眼一閃對著紅衣阿飄抓去。

但下一秒。

葉天察覺到院子中老槐樹一瞬間乾枯而死,與此同時紅衣阿飄身上散發出強烈鬼氣,它化作一張巨大紅色鬼臉對著葉天吞來。

葉天橫眉冷眼,一指點出,與巨大鬼臉撞擊在一起。

“砰!”

一聲碎裂,巨大紅色鬼臉散成無數碎片。

“滅了,滅了!”一旁蘇亦然殘魂激動叫道。

葉天搖頭,隻見碎裂的碎片迅速凝聚,化作一團黑氣,黑氣之內是猙獰的紅衣阿飄,但明顯變得虛弱一些,她尖銳怒吼:“臭道士,你一再傷我,咱們走著瞧……”

“你還想走!?”

葉天冷眼一閃,就算不為蘇亦然考慮,作為修道之人,遇上凶厲的阿飄也不可能饒恕。

“砰!”

在他伸手抓去時,一道黑光如子彈般射來。

葉天順勢抓住,低頭一看是一枚尖銳牙齒,散發著陰森鬼氣,他明顯一愣:“還有鬼牙?”

能生長出鬼牙的鬼,可不是一般鬼怪。

紅衣阿飄連鬼體都冇有,怎麼可能長出鬼牙!?

在葉天一恍惚間,紅衣阿飄破窗遠去,嘴裡還尖叫著要回來報仇之類的話。

葉天本想去追它,但覺得救蘇亦然更重要。

“回魂!”

葉天看一眼蹲在角落裡瑟瑟發抖的肉身,對蘇亦然殘魂說道。

“葉天,我該怎麼做?”蘇亦然有些茫然。

“與你肉身接觸,就能回體!”葉天白她一眼。

蘇亦然哦一聲,就迅速衝到自己肉身前,學著肉身動作往角落一蹲,與肉身重合在一起。

葉天滿意點下頭,這事也算解決了!

正想看蘇亦然接下來反應,隻見殘魂一臉茫然的從肉身上站起來道:“葉天,我好像回不去啊,這怎麼回事啊!?”

葉天微愣,魂不附體!?

當即盯著蘇亦然身體看,細看之下,葉天很是詫異,脫口道:“極陰靈體!”

極陰靈體不僅生辰八字屬陰,連陰陽五行屬性也是全陰。

難怪蘇亦然會被紅衣阿飄盯上,她這體質不招陰鬼那纔怪了!

葉天剛開始冇有注意到極陰靈體,是因為她極陰之力被封印了。

或許是之前來給蘇亦然治病的人,發現情況就給她封印住,以免招引厲鬼。

但封印手法很簡單,用的是五行陽符,葉天隨手就能破掉,但他看了看並冇有動手。

因為五行陽符並不能阻擋蘇亦然殘魂回體,魂不附體多半是離體時間太久。

“讓我想想辦法吧!”

葉天沉眉,畢竟蘇亦然這種情況他也是第一次遇到,若強行將其回魂,隻怕會出現其他狀況。

弄不好記憶全無。

再危險就是變成白癡!

見葉風走出臥室,白老爺子等人圍上來:“葉大師,我外孫女怎麼樣,好了嗎?”

葉天看眾人一眼道:“說了你們也不懂,院中老槐樹枯死了,先將它伐了吧!”

白剛衝進院子一看,不由目瞪口呆。

接著是白老爺子等人,也一臉難以置信,老槐樹真枯死了!

“這、這剛還枝繁葉茂,怎麼轉眼枯死了呢?”白老爺子說話都不利索了。

葉天冇給他們解釋,沉聲道:“伐了吧!”

見狀,白老爺子隻能吩咐白剛讓人把老槐樹鋸掉。

葉天沉吟下道:“取出樹心截成段,每一段七十七公分,留著我有用!”

白剛冇多問,讓黑衣人把樹心取出來,並截成段。

葉天滿意點頭,這時耳邊傳來蘇亦然聲音:“葉天,你要這些樹心做什麼啊?”

葉天冇理會她,對白老爺子等人說道:“你們該乾啥乾啥吧,記住,晚上不要來後院。”

晚上他不僅要捉拿紅衣阿飄,還要給蘇亦然回魂,不能讓人打擾了!

但白老爺子皺眉,他剛去看過外孫女還是老樣子,不知道眼前小道士還想折騰什麼,當即看白剛一眼。

白剛會意說道:“葉大師,我還是留下來聽你吩咐吧。”

葉天知道白家是不信任他,也在情理之中,淡然點頭道:“隻要你膽子大,可以留下來!”

白剛拍胸脯子道:“白家內,就我膽子最大。”

葉天點頭一笑,心想:晚上彆嚇尿就行了!

白剛轉身留下兩個黑衣人打下手,其他人全都退出後院。

這時,白剛突然想起什麼,回身好奇問道:“葉大師,給我表妹治病,為什麼要等到晚上呢?”

葉天走進客廳道:“晚上你就知道了!”

白剛心存好奇,見葉天閉目養神,他讓兩黑衣人去清理老槐樹枝乾。

葉天可冇在養神,而是在耗神。

晚上捉鬼是小事,重點是怎麼讓蘇亦然殘魂不受損情況迴歸身體。

轉眼夜幕降臨,陰氣上浮。

白剛與兩位黑衣人坐在院子中抽著煙,隻感覺八月天陰冷刺骨,不由打起哆嗦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