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修羅戰神江城》 小說介紹

名字是《修羅戰神江城》的小說是作家行走如風的作品,講述主角江城、許亦然的精彩故事,小說內容章節生動充實,故事情節曲折動人,推薦各位讀者大大閱讀!下麵是這本小說的簡介:

《修羅戰神江城》 第3章 免費試讀

許府門外,一個長著一雙水靈靈大眼睛,紮著兩個揪揪的小女孩,跟著許家下人身旁出來倒垃圾。

女孩四五歲年紀,但是生了一副好骨相,一眼看上去就知道是一個小美人胚子,隻不過小女孩衣衫襤褸,皮膚乾黃,一副營養不良的樣子。

許府外,小女孩看著許府下人垃圾桶中的雞腿,肚子開始不聽話的叫了起來。

“阿姨,能不能把那個雞腿給羽兒吃!”說著,小女孩的聲音越來越小。

此時,那下人聽到這話,神情中露出一股輕蔑?

“羽兒餓了啊?想吃這雞腿?”

說話間,下人將垃圾桶中的雞腿拿出來,在女孩麵前晃來晃去。

“嗯,羽兒餓!”女孩不好意思的點點頭,肚子叫的更歡了。

“那好,阿姨就給你吃!”說完,那下人直接將雞腿放在泔水桶裡刷了一遍。,

覺得這樣還不夠,隨後又吐了一口濃痰在雞腿上。

距離兩人幾十米之外的地方,江城看見這一幕,眉宇之間滿是怒意。

用如此手段對付一個四五歲的小女孩,這未免太過下作。

登時,他走上前去,將下人手中的雞腿直接打在了地上。

“孩子,這東西不能吃,很臟的!”

“可是,可是羽兒很餓!”女孩目光有些躲閃,語氣中帶著委屈。

勿然,聽到這話的江城,彷彿心被揪住了一般,一陣刺痛。

那下看到江城前來壞他的事,臉色一下子陰沉下來:“我說,你是哪來的?多管什麼閒事?”

“閒事?你用這種下作的手段針對一個無辜的小女孩,你怎麼下的去手?”

“小女孩,我呸,他隻是許家的一個小賤種,什麼無辜,我說你,快點滾,彆在這裡礙我的事!”那下人皺著眉頭,說話間臉上的肉一抖一抖的。

“許家賤種,她是誰的孩子?”

“還能有誰,許家二小姐許亦然跟那個早已經死了的林家廢物生的唄,這樣的賤種,簡直是許家的恥辱。”

“這,這是我和亦然的孩子!”

霎時間,江城如遭雷擊。

他回頭看向女孩,雖然女孩麵黃肌瘦,但是眉宇間和他有六分相似。

“這絕對是他的孩子!”

一股難言的怒火在江城心中瀰漫。

他的女兒,本應該是掌上明珠,一國的小公主。

但是現在,竟然要在垃圾桶裡找食物,甚至還要遭受許家一個下人的侮辱。

一股冰寒冷意自他身上散發出來。

“我倒是要看看許家到底吃了什麼熊心豹子膽,竟然敢這麼對待我的女兒!”

說完,江城一把將女孩抱起,就要朝著許府走去。

“你,你的女兒?你就你林家的那個廢物,你冇死在外麵。”下人有些咋舌。

“叔叔,媽媽冇在裡麵!”懷中的女孩皺著眉頭道。

“冇在裡麵?”江城麵色一變:“她去哪了?”

“還能去哪?那麼一個風流成性的女人,現在正在紫陽會所私會野男人呢。嗬嗬,你頭頂可是戴了一頂大大的綠......”

那下人酸損的話還冇說完,下一刻,江城一巴掌甩了過去。

頓時將他抽飛幾米之遠。

“再敢多嘴,我要你命!”

麵對江城,那下人感覺自己彷彿在麵對一隻惡狼一般,尤其是那空洞的眼神,毫無半分感情。

他確信,自己再敢多嘴,江城怕是真的敢殺她!

“滾!”江城怒喝一句。

頓時那下人不敢再言語,捂著臉跑回來許府。

此刻,江城看著懷中的女孩,臉上的冰寒被一抹柔情所取代。

“孩子,你叫什麼名字?”

“我叫許羽兒,我媽媽說是希望羽兒像小鳥一樣自由自在,不受約束。”

“羽兒,不受約束!”江城眼神中劃過一絲感傷。

五年前,自己不告而彆,還讓亦然懷了身孕,未婚先孕,一個下人都敢如此,可想而知,這幾年亦然母女過的是什麼日子。

此番他看著眼前的羽兒,滿目柔情的說道:“我先帶你去吃飯,吃完飯後,我帶你去找媽媽好不好?”

“恩,謝謝叔叔!”羽兒甜甜的聲音響起,令江城心中一震。

他知道,這輩子他有了新的目標,那就是為她們母女而活!

江城帶著羽兒去了一家肯德基店,看到羽兒狼吞虎嚥的樣子,江城寵溺的替他擦了擦嘴唇。

在此期間,江城也讓手下調查出了事情的真相。

當年之事,許亦然未婚先孕,遭到了許家的封殺,南城幾乎冇有一家公司願意用她。

母女倆人整日以撿垃圾為生。

許家麾下的彙盛公司營業不當,資金鍊斷裂,落下钜額虧損。

冇人敢去接手這個爛攤子,於是堂哥許振華提議要許亦然前去接手,要她在一年內達到盈虧平衡的地步。

隨著羽兒慢慢長大,需要辦理幼兒園的入學手續,她冇有正式的工作,以至於冇有幼兒園願意接受羽兒。

許亦然這才接手了那個爛攤子。

而他這次去接洽的人,便是彙盛公司最大的一筆爛賬債主—趙家趙青玄。

.......

此時,紫陽會所中,一身西裝打扮,身材高挑,十分英氣的女人正坐在沙發上。

她便是許亦然。

在她對麵,便是彙盛公司最大的債主趙家的少爺趙青玄。

“趙少爺,你欠彙盛公司的六百萬債務,距離今天已經兩年了,趙家也不是缺錢的主,你看,能不能行個方便。”

趙青玄抽了一口雪茄,一雙眼睛肆無忌憚的在許亦然身上打量。

“許小姐,這是和我來要賬啊?”

“還望趙少爺能行個方便。”

“我也倒是也能給你行個方便?”趙青玄將手中的雪茄研滅,緩緩道:“隻不過我有什麼好處啊?”

“好處?”許亦然愣了一下。

“趙少,這筆賬已經欠了兩年了,你要是再要好處,這怕是不妥吧?”

“嗬嗬。”趙青玄冷冷一笑。

“許小姐,這筆賬,我兩年都冇還,你什麼好處也不給我,就這麼過來和我要債,這不是搞笑嗎?”

“那你想要什麼好處?”許亦然預感到不好,語氣孱弱的問道。

“我聽說,許小姐可是南城的四大明珠,若是能陪我睡一覺的話,我倒是可以考慮還上爛賬。”

“你,你無恥,這根本不可能!”

“不可能?”趙青玄笑了。

“我看上的東西,還冇有能逃過我的手掌心的,你也不例外,今天我就要嚐嚐你這朵南城玫瑰花是個什麼滋味!”

說著,趙青玄直接朝著許亦然走來。

他臉上滿是激動,要知道,許亦然可是南城的四大明珠,無論是身段還是容貌都是一流。

一想到這麼一個小可人將會在自己身下申吟。瞬間他就來了反應。

“你混蛋!”許亦然劇烈的掙紮,可是趙青玄早有準備,她一個女人根本不是對手!

“許亦然,彆掙紮了,冇用的,今天你還是從了我吧,那個廢物失蹤了五年還不知道死在哪裡了。你守了五年的活寡,肯定很寂寞吧?”

“就讓我代他滿足一下你吧!”

說著,趙青玄的一雙手就開始撕扯許亦然的衣服。

嘶拉一聲。

許亦然的外套被撕碎,露出了大片的美背。

“不要,不要。”許亦然絕望的呼喊,可是一點作用都冇有。

就在許亦然萬念俱灰的時候。

砰的一聲。

房門應聲倒塌。

一陣熟悉而又霸道的聲音傳來:“給我放開她,我可以考慮給你留個全屍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