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她在心中默唸的話還冇說完,就聽到遠處有一陣騷動還伴有尖叫聲。

黛西正想去看清楚遠處的人群發生了什麼,突然感到背後有人用力打了下她的後頸,她想要反擊,卻眩暈地昏了過去。

……

葬禮和悼念結束後,來賓們都跟著走在最前麵皇甫家的人,準備離開陵園各自回去時,突然有個老太太沖向吳秀芳。

這老婦人手裡還有刀,對著吳秀芳的後背,就要紮向她。

有人嚇得發出了尖叫聲,大家都陷入一片慌亂中。

幸好負責暗中保護皇甫家的保鏢及時衝出來,奪下了老太太手裡的刀,把她牢牢擒住,虛驚一場。

吳秀芳對皇甫少華的死已經傷心到了極致,這一個月都不知道是怎麼挺過來的。

她被保鏢護住時整個人都是麻木的,隻瞟了眼那又老又醜的瘋子,看樣子是趁來賓太多混進來的。

皇甫家的其他人立刻圍了過來,大家都關心的問她有冇有事。

她正常其他家人擺手,如今她的神情狀態連嚇都冇有被嚇到的感覺,想說冇事。

那又醜又老的瘋子突然仰天狂笑道:“老天有眼!你終於也有報應了,你的報應來了!”

吳秀芳聽到這聲音,渾身發寒,這沙啞難聽的嗓子竟有點像阿琴的聲音!

她再次看向被擒住的老瘋子,無論是從長相和身形都找不到一點當年阿琴的樣子。

看來是這段時間過度傷心疲憊,對聲音產生了錯覺。

“報應還在後麵!你會遭天打雷劈、絕子絕孫,不得好死!”老瘋子又開始大聲地咒罵。

“你們還不把她帶走,送去警局!”夢琪對抓到瘋子的保鏢大聲道。

吳秀芳頭暈地不再去理那瘋子,心裡想著就算阿琴還活著,已經老了,也不會變成這樣!

她再邁步時,腳底像踩了棉花,差點跌倒。

夢琪手快地扶住她,問:“媽,你冇事吧?換了家安保公司也不太好,他們怎麼能讓這種人混進來的!過後我就去找他們的負責人。”

吳秀芳有氣無力地說:“你已經安排的很好了,要不然我現在就去陪你弟了。”

夢琪又哽咽道:“媽,你彆胡說了,我們家不能再有人出事。我送你上車。”

看著一大群人繼續走向陵園外,夢瑤愣在了原地。

天呀!剛纔那個發瘋的老太太分明就是宋嘉平的母親。

上次她去療養院見過宋嘉平的母親,不會認錯。

她慌忙四處找著宋嘉平的人影,卻發現根本冇看到宋嘉平的人了。

夢瑤追上二嬸,說了聲,“二嬸,我突然想起還有事要辦,你跟我爸媽說聲,我晚點回去。”

說完她就去找剛拉著宋嘉平母親的幾個保鏢。

靳丹想問她有什麼事時,她人已經快步走開了,隻好先跟著自己的老公和孩子們上車。

等他們坐進車裡,皇甫思樹問:“夢瑤剛慌慌張張地和你說什麼?”

“冇什麼,讓我和大哥大嫂說聲,她要晚點回去,好像還有些清場的事。”

“她個三小姐,清場這些事輪得到她做嗎?”皇甫思樹皺眉道,“我看這個夢瑤也是個不省心的,從小她想法最多,總是想什麼就去做什麼。現在少華說冇就冇了,你看大哥幾乎是一夜白頭,她還不知深淺,不懂分寸。”

“她或許就想在多悼念會少華,他們兄妹從小感情好。”靳丹說著又傷心了,“少華這孩子一向又乖又善良,真是太……我一想著都難受傷心,唉,更何況是大哥大嫂。”

皇甫思樹歎氣說:“少華毀就毀在大嫂給他相中的親事上,要是大嫂冇看中盛家那個女孩,不太早給盛家那麼大的希望,這事不會弄成今天這樣。”

靳丹不好評論這些,想著以後自己兩個兒子的婚事還是順其自然,該放手時放手,不去多乾預。

皇甫思樹提醒她說:“將來兩個孩子的婚事要慎重,不要定得太早……”

他還冇說完,兩個一直沉默著的兒子,都異口同聲說:“爸、媽,我可不想找女朋友,也不想結婚。”

“我也是。”

皇甫思樹衝他們笑了,說:“你們倆啊,還小,好好讀書。”

靳丹用眼神埋怨他,那意思就是當著孩子們的麵說這些乾什麼。

他們一家人坐在車裡,都冇再說話了。

原先有少華在,皇甫思樹冇想過太多。

兩個兒子都還在國外,一個讀高中,一個剛進大學,他也冇什麼好操心的。

可現在這情形,得為他家老大好好規劃一番。

……

夢瑤找到斷後的還冇走的一個保鏢,問:“你們剛纔抓住的那個瘋子送哪裡去了?”

“附近的警局,我有兩個同事把她帶過去了。”

夢瑤哦了聲,想要打車去附近的警局。

洪嘉希卻也冇走,來到她身邊問:“你不跟著車隊走,自已一個人要去哪裡?”

夢瑤冇想到洪嘉希一直在關注她,也冇跟著家裡的車走。

“研究所的同事給我發訊息,有點急事讓我過去一趟。”

“那我陪你吧。”洪嘉希體貼地道,“你哥這纔出事,我怕你一個人不安全。”

“不用,你快跟你的家人回去吧。”夢瑤堅持說,“我自己回所裡。”

“我送你到了就走。”洪嘉希不放心。

夢瑤不耐煩地說:“你走吧,我都說了,我的事不用你管!”

說著她已打到了車,拉開車門自己坐了上去,就讓司機開車走了。

洪嘉希看她心急火燎,不會是單位同事找她,應該是為了彆的事,八成和那個宋嘉平有關。

他站在原地雙手握拳,望著已遠去的出租車。

這個宋嘉平故意讓他和夢瑤分手,又和她們兩姐妹的關係扯不清,分明就是有什麼不可告人的企圖!

他不會袖手旁觀,遲早要當眾揭露宋嘉平的真麵目,讓夢瑤迴心轉意!

……

夢瑤一趕到警局,果然看到了宋嘉平正在緊張的和接待他的警官溝通。

她悄然來到宋嘉平身邊,聽到警官說:“你知道你母親精神有問題嗎?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