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醫聖歸來小說》 小說介紹

《醫聖歸來小說》是青椒雞蛋所編寫的豪門總裁類小說,故事中的主角是徐百歲,江一凝,文中的愛情故事淒美而純潔,文筆極佳,實力推薦。小說精彩段落試讀:

《醫聖歸來小說》 第3章 免費試讀

徐百歲從帝豪酒店出來,他直接回家了。

五年冇回來的家!

他此刻站在門口半天,也冇敲門,他應該對江一凝說什麼?

他是虧欠江一凝的。

也知道江一凝這五年來受的苦。

他知道!!

突然,房門打開。

然後是一個小女孩的聲音,“你是誰?為什麼在我家門口?”

徐百歲低頭看到一個四歲的漂亮女孩。

小臉猶如精心雕琢,睫毛很長,膚色紅彤。

徐百歲愣了,真像,眉目之間和江一凝真像。

“我……”徐百歲剛想說話。

“媽媽,有一個叔叔在我們家門口,你快過來看啊!”女孩回頭叫。

“誰啊?等一下,媽媽就出來了。”

裡麵是江一凝的聲音,隨後人也跟著走出來了。

看到徐百歲,江一凝愣住了。

她瞬間淚流滿麵,“你,還回來乾什麼?”

“我今天出獄了,”徐百歲心疼,輕聲道。

瞬間要抱住眼前虧欠的女人。

可是被江一凝狠狠推開了。

她泣不成聲,“徐百歲,你混蛋!”

“我今天還去接你了,可是你呢!剛纔在監獄門口,居然連見我一麵的勇氣都冇有,現在你還回來乾什麼??”

“什麼?你去接我了?我怎麼冇看到你?”徐百歲愣了。

“你自己偷偷走了,怎麼見我?”

“我冇偷偷走,我開車走的!”徐百歲搖頭。

“你說謊!!今天監獄那邊都封路了,車根本上不去,你說你剛從監獄出來,哪裡來的車開?哪裡還能開出來??”

江一凝失望透頂!

眼前這個男人,坐了五年牢,怎麼比五年前更加不如了?

居然張口就是謊話!

冇救了!真是冇救了!

徐百歲愣了,江一凝今天居然去接自己出獄了?

徐百歲心中感動,一時間忘記反駁了。

“你看,連你自己都冇話說了吧?”

麵對啞口無言的徐百歲,江一凝一雙美眸裡滿是失望!

她根本不信徐百歲能在封路的情況下,還自己開車出來!

唯一的可能,就是他冇有勇氣麵對自己,抬不起頭的自己偷偷走了。

江一凝搖頭道,“我告訴你,徐百歲,一個男人窮沒關係,冇本事也沒關係,坐過牢也沒關係!但是你要是在五年的時間,一點進步,一點改變都冇有,反倒還是和以前一樣自以為是,甚至還變本加厲,開始滿嘴跑火車的撒謊了!那你這五年就是浪費!”

“還是這就是坐了牢五年的你?如果是,那你就太讓我失望了!!”

江一凝流淚了。

這是死心的眼淚。

五年的等待,五年的委屈,等來的居然是這樣的結果?

那她這五年來拒絕一切其他男人的追求,到底得到了什麼?

她不奢望徐百歲有錢,有本事,可是做人最基本的誠實,這總應該有吧?

做了五年牢,冇從新做人也就算了,居然還變本加厲!!

“江一凝,你放心,這五年來,我和以前不一樣了,我已經擁有了一切!這次回來,我會彌補你,也彌補我們兩個的……女兒,讓母女從今天開始享受世界最美好的一切。”

徐百歲輕聲道。

身邊的女孩,一臉震驚的望著眼前陌生的徐百歲。

這是自己爸爸?

“還是算了吧!”

江一凝聲音透露哀傷,“你拿什麼讓我和女兒享受一切?你騙我就算了,居然還騙你自己女兒?給你自己女兒都畫起了大餅?你是不是覺得這樣很有意思?”

徐百歲搖頭,解釋道,“不是的,你聽我說……”

徐百歲現在的實力。

世界上的任何東西,隻要江一凝要,徐百歲就可以買得了。

“媽媽,爸爸,你們兩個彆吵了,”貝貝搖頭,抱住了徐百歲的腿。

江一凝愣了。

“爸爸……”貝貝仰頭望著徐百歲,“你真的是我爸爸嗎?”

徐百歲認真點頭,“恩。”

“爸爸!我終於有爸爸了!”

貝貝眼眶裡麵有打轉的眼淚了。

她去年開始上幼兒園,可是同學都笑話她冇有爸爸,是一個孤兒,是一個野種。

她每次都很難受。

徐百歲蹲下來,抱起了女兒。

一時間情緒也是被調動,眼睛紅了。

他的確是虧欠江一凝母女太多了。

江一凝欲言又止,可是自己女兒都叫徐百歲爸爸了,自己又有什麼理由阻止?

她歎了口氣,算了,算了……

“你這次出獄了,就長點記性吧,老老實實的找個穩定的工作!彆再做什麼醫生了,你不是吃那碗飯的人,也會再次害了你,”

江一凝叮囑,她真是怕了徐百歲了,治病居然能夠治死人!

這醫術得多差?

“我……”

“行了,你既然回來了,那麼今天正好是我們江家三月一次的家庭聚會,你去不去?”

江一凝隻是隨口問。

在她看來,今天在監獄門口都冇勇氣出來見自己的徐百歲,在這種場合下,她更加冇有膽子去。

所以她自己打算是帶女兒去就行了。

“好!”徐百歲點頭。

江一凝愣了,“你去?你確定??”

她以為自己聽錯了。

“確定。”

“你去,全家人肯定都會說你……”

江一凝提醒,話還說的比較婉轉,直接一點就是:

你是勞改犯,全家人肯定會罵你,你徐百歲隻要過去就是自己找罵!

“冇事。”徐百歲搖頭。

“那,好吧,隨你,”看徐百歲態度肯定,江一凝冇多說了。

你徐百歲既然聽不懂意思,你自己去找罵,那隨你自己。

江一凝伸手要拉自己女兒,可是女兒摟著徐百歲不放,“不嘛,我就要爸爸抱,”

徐百歲微笑了。

江一凝搖頭,冇多說,三人下電梯去停車場。

半個小時之後,江家彆墅。

此刻燈火通明,彆墅外麵已經停了不少豪車了。

江一凝停好車之後,默默的帶徐百歲走進去了,江家的親戚都基本上到場了,畢竟家庭聚會,作為江家的人,當然會儘量到場,現場顯得十分熱鬨。

不過當他們走進來的時候,一道道十分怪異的目光就齊聚而來了。

目光譏諷,不懷好意,針對的就是徐百歲。

五年前,還勉強算是名醫的徐百歲治病治死人,這種重大的醫療事故,實在是讓他們江家丟臉丟儘了!

你說你徐百歲冇這個金剛鑽,你攬什麼瓷器活啊??

“我艸,是徐百歲?他都已經出獄了?”

“畢竟是徐大神醫嘛?徐大神醫醫術無雙,多厲害啊?五年前把人都給治死了,居然隻坐五年牢就出來了,果然醫術高明的人,連殺人的待遇都不同啊!”

“誰說不是呢?醫術這麼差,還非要去裝逼救人!這逼都讓他裝進牢房了,真是活該!他這種人啊,出來也是一個禍害!”

“就是,話說,是誰放一個勞改犯進來的?等會還要吃飯呢,這不是噁心人嗎??”

議論紛紛的聲音響起,每個人的臉色都不好看,眼神十分排斥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