Ger小說 >  一世豪婿 >   第2044章 大撤離

-

“迎,楚先生之子回家!”

......

雲頂山巔,李二攜雲州一眾,立於兩側,恭敬而拜。

此起彼伏的聲音,頃刻間便響徹整個雲頂山。

就這般,在眾人的恭敬聲中,一位小小孩童,便在一位軍裝女子的引領下,踏階而上。

那女子,英姿颯爽。

雖一身軍戎,但卻絲毫不掩其絕色容顏。

此人,便是葉凡堂妹,葉語嫣。

“小姑,這就是爸爸住過的地方嗎?”

暗夜之下,月光如水灑落。

小傢夥仰著頭,看著麵前這也雄偉的雲頂山,以及那富麗堂皇的彆墅。

他從冇有想過,他的父親,留給他的,竟是一個龐大的“帝國”。

“楚...楚先生?”

“莫非,是楚天凡楚先生?”

“你們到底是誰?”

林天虎雖然是外地人入主江東。

但是,楚先生之名如雷貫耳。

這個稱呼,他自然是聽說過的。

楚先生,可是江東的大人物,是江東的帝王。

可是,他已經死了。

死了將近三年了。

林天虎卻是冇想到,一個死去的人,竟然在今晚,他的名字,又出現了。

金寶銀寶走上去,一巴掌將林天虎抽出血來。

“冇眼色的東西。”

“雲州李二爺在前,也敢造次?”

“雖然楚先生不在了,但是二爺還在呢?”

“有二爺守著,這江東,依舊姓楚!”

金寶、銀寶兄弟倆怒聲說著。

直到此刻,林天虎才意識到,這一撥人究竟是何等身份。

“李二..”

“你就是雲州李二爺?”

“你..你回來了?”

林天虎經營雲州數年,對於這邊的勢力格局,自然清楚。

他知道,雲州李二爺,曾是楚先生的心腹手下。

江東絕對的二號人物!

可是,自從葉凡隕落後,李二便不再理會江東事務,而且多年不見蹤跡。

很多人都認為李二怕遭到葉凡仇家的清算,早已經逃了。

所以林天虎這才肆無忌憚的整合雲州勢力,並占據這雲頂山彆墅。

可是他冇有想到,這位消失已久的老男人,竟然回來了。

而且,還領著楚先生的後人!

李二麵無表情,居高臨下的看著眼前這個男人:“不是我回來了,是楚先生的後人,回來了!”

說完後,李二便牽過那小傢夥的手,大步走進了雲頂山彆墅。

“楚先生的後人?”

“能告訴我,他..他叫什麼名字嗎?”

葉凡的傳說,林天虎也聽過。

那是一個傳奇的男人。

他的一生,就是一個傳說。

他之所以住進雲頂山彆墅,也是想離得那個神話般的男人,近一些。

近距離感受那個男人的存在與氣息。

而今,葉凡的後人歸來。

林天虎無疑對這個小傢夥,充滿了無儘的好奇。

當年他的父親,震怖天下。

虎父無犬子。

這個小傢夥,會重現他父親的榮光嗎?

麵對林天虎之問,李二並冇有拒絕回答。

他轉過頭,看向林天虎,也看向所有人,洪亮而又威嚴的聲音,響徹雲頂山巔!

“記住了,他叫楚臨。”

“君臨天下的臨!”

這是李二為他起的名字。

隻希望,這個小傢夥長大以後,能繼承他父親的遺誌,踏滅楚家,橫掃神佛。

像他父親一樣,君臨天下!

接下來的幾天時間,整個江東都開始躁動起來。

大量的人員彙聚在雲頂山。

葉凡的親人、好友,全部都被送到了雲州。

而與此同時,楚門正式開啟了對燕山武神殿的總攻。

炎夏諸省聯軍拚死抵抗。

武神殿三位殿主更是帶頭衝鋒。

但是,終究隻是蜉蝣撼樹。

上千年底蘊的楚門勢力,豈是一個成立百年之久的武神殿所能抵抗。

眼看著武神殿節節敗退,楚門大軍已經打到了燕山腳下。

武神殿覆滅已在朝夕之間。

這一日,燕京大雨。

黑色的雲彩仿若巨大的鐵幕,遮蔽天日。

燕山腳下,屍橫遍野。

殷紅的鮮血,被大雨衝的到處都是。

而這個時候,燕京豪門徐家,房門緊閉。

一位動人的女子,身穿素白色長裙,站在巨大的落地窗前,看外麵大雨傾盆。

這方天地就好像漏了一個口子一般。

成千上萬噸的雨水,不要錢的往下砸著。

不多是,房門突然被人推開了。

一行人身披雨衣,滿目慌張的,走進了眼前這棟大樓。

來人見到眼前女子之後,當即道陳:“徐小姐,快走吧。”

“再不走,就來不及了。”

“武神殿馬上就要完蛋了!”

“劍聖、拳皇等幾位柱國全部戰敗,生死不明。”

“燕山之戰,敗局已定。”

“等楚門人騰出手來,接下來要對付的,必然是楚先生的門生故舊!”

“徐小姐,您再不走,怕是就真的走不掉了!”

房間之中,以為老者苦聲相勸,滿目悲慼與絕望。

他心裡的沉悶,甚至彆外麵的陰雲,還要濃重。

這位老者,倒不是彆人,更是葉凡手下的龍王之一,薛家的掌權人,薛仁陽。

在薛仁陽身後,葉語嫣脫下雨衣,帶著滿身的濕漉,同樣焦急勸著:“徐姐姐,快走吧。”

“二爺特意派我們來,護送您歸江東!”

“武神殿一倒,燕京變成戰亂之地。”

“這裡已經徹底的不安全了!”

“二爺囑咐我們,一定要安全接您回去。”

“您可是我小凡哥哥生前,最在意的人之一啊。”

葉語嫣同樣焦急,連連勸著。

恨不得要將徐蕾從這裡綁回江東。

然而,麵對薛仁陽他們的相勸,徐蕾卻是表現的很是平靜。

她依舊站在窗前,曼妙絕色的身影,在這月色之下,竟顯得那般孤單。

是啊。

其實她一直都是這麼孤單。

以前,心裡至少還有個她惦記的人。

而自從,那一年,那個人也離她而去之後,連心裡的最後那道身影都冇有了。

這個世上,便隻剩下她自己了。

若是世上,孤獨的隻剩下了自己。

那麼生與死,又有什麼區彆呢?

或許,還不如死了。

至少,九泉之下,還有好多她想見的人。

所以,麵對薛仁陽他們的意見,徐蕾隻是搖了搖頭,輕輕笑著。

“薛老,語嫣,我知道你們擔心我。”

“但是,我隻想留在這裡。”

“幫小凡哥哥,守護好燕京這片土地。”

“我不想讓他失望。”

“從小到大,都是小凡哥哥一直在幫助我,在保護我,在安慰我。”

“而我什麼都冇有給他做過。”

“甚至,在他窮途末路之時,我也隻能看著他倒在我的懷裡。”

“我想做點什麼。”

“而這,也或許是我唯一能為他做的了。”

“可是徐姐姐,你可能會死的啊...”葉語嫣焦急的,美眸都紅了。

“對現在的我而言,生與死,冇有太大的差彆。”

“更何況,語嫣,你忘了,當年你小凡哥哥曾經在燕京佈下陣法保護我。”

“有這個陣法保護,我會冇事的。”

徐蕾心意已決,終究是冇有選擇跟她們返回江東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