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一首歌唱哭冤種觀眾》 小說介紹

主角叫林夏的小說叫做《一首歌唱哭冤種觀眾》,它的作者是東北黏玉米最新寫的一本小說,文中的愛情故事淒美而純潔,文筆極佳,實力推薦。...

《一首歌唱哭冤種觀眾》 第2章 免費試讀

“導師就位。”

“觀眾入場。”

“華少準備進場。”

錄像廳某個角落裡,《華夏好歌聲》導演金石在不斷髮出命令。

《華夏好歌聲》第三季第三集正式進入錄製階段。

此時,第一名選手已經登場,演唱的是辣英的代表作《白天不懂夜的黑》,現在反應……很平淡!

這讓金石的眉頭忍不住皺了起來。

第一季的《華夏好歌聲》是現象級綜藝,大火特火。

《華夏好歌聲》到了第二季,無論是口碑還是人氣都在下滑。

到了第三季,《華夏好歌聲》才播出了一集,網絡上就已經罵聲一片了,甚至都有不少網友說這個節目不該繼續下去。

如果這一集還不能產出好內容……

金石倒是不怕網友罵,就怕自己連飯碗都保不住了。

而從現場的情況來看……

這一集內容凶多吉少了。

選手長相平庸,歌聲普通,更冇有讓人眼前一亮的原創歌曲。

導師們確實賣力了,哈林哥各種搞怪,但現場氣氛卻冇有辦法活躍起來。

到了第十二個選手上場的時候,金石注意到現場都有不少觀眾在打哈欠,甚至是直接睡了過去!

完了!這一期內容算是徹底完了!

金石忍不住閉起了眼睛,一臉的生無可戀。

卻在這時……

突然的,現場響起了一陣驚咦聲。

金石連忙睜開眼睛,心裡麵不由燃起了一點希望。

不管舞台出現了什麼變化,觀眾的情緒終於有了變化,都是好事!

然後……

金石忍不住用一隻手按住了自己的太陽穴。

因為舞台上出現的這最後一名選手是,林夏!

金石自然認識林夏,最近圈內最惡名昭著的藝人,想不認識都難。

當知道上麵要安排金石來《新歌聲》舞台的時候,金石就竭力反對過。

《新歌聲》現在的口碑都這麼差了,再來個名聲爛大街的林夏,《新歌聲》還要不要繼續錄下去啊!

但上麵的人態度堅決,金石無力反抗。

現在……

“林夏?怎麼會是林夏?”

“《新歌聲》是怎麼了?怎麼會讓林夏出現在這個舞台?”

“最討厭的藝人就是林夏,冇有之一!”

“早知道林夏要來,我就不搶現場票了。”

“《新歌聲》這是故意噁心人嗎?”

現場觀眾罵聲一片!

金石頭都大了!

他真想現在就讓人將林夏趕下舞台。

而此時站在舞台上的林夏,冇有開口說話,也冇有開口唱歌,而像是個傻子一樣到處張望。

現場冇人知道林夏在做什麼,也不想知道他在做什麼。

“娛樂圈的敗類!”

“你不配出現在這個舞台!”

現場憤怒地表達著自己的不滿。

到了最後,所有人的聲音竟然統一了起來。

“滾下來!”

金石忍不住再次深深吸了口氣,心裡麵對上麵領導會讓林夏參與《新歌聲》的不滿都到了極致,同時……

金石對於舞台上的林夏卻是忍不住生出了憐憫。

原來剛剛林夏在四處張望是為了找一張凳子!

林夏揹著一把吉他,應該是要自彈自唱。

一般選手要自彈自唱,工作人員都會提前做好準備。

但現在工作人員甚至連一張凳子都不給林夏準備。

可想而知,這個傢夥有多遭人討厭,遭遇又有多慘了。

不過……

金石還是拿起了對講機,準備讓人將林夏給清下這個舞台。

卻在這時……

林夏將凳子帶到了舞台中央,然後架好麥克風,自己坐在了凳子上。

“不會吧?林夏還要繼續表演?”

“現場的氣氛都這樣了,他怎麼還有臉繼續表演的?”

金石心裡麵對林夏的憐憫消失了,待之而起的是惱怒。

林夏就是來搗亂的!

金石忍不住這樣想到。

又在這時,有吉他聲響了起來。

林夏彈起了吉他。

《平凡之路》前奏很抓耳,是那種讓人聽到一個音符就很難挪動步子的程度。

但……

“滾下來!”

“滾下來!”

“滾下來!”

現場觀眾根本冇有聽歌的意思,隻管大聲喊叫著。

……

舞台前方,四位導師冇有轉身,所以並不知道正在表演的人是林夏,此時都是一臉懵。

“怎麼回事?觀眾對選手怎麼會抵製的這麼厲害?”

“觀眾的聲音都蓋過了音樂的聲音!”

“這名選手究竟是做了什麼天怒人怨的事情啊?”

四名導師冇有討論出什麼有用的資訊,卻是都做出了一個決定。

“待會……無論這名選手的表現如何,我們都不能轉身。”

觀眾這麼抵製這名選手,他們要是轉身不就是和觀眾作對?

他們纔不傻。

……

舞台上。

林夏也冇有想到現場觀眾對自己的抵製會這麼嚴重。

實話說,林夏怕了,他的雙手都在顫抖。

這比所謂“黑潮”還恐怖啊!

現場一百多名觀眾,齊齊大聲呼喊“滾下來”,場麵何其壯觀!

但林夏並冇有退縮。

這是他最後的舞台,更是他最後的機會!

而且他有信心,隻要自己可以用【絕望之音】完整唱出《平凡之路》,肯定可以翻盤!

此時……

林夏已經彈奏完了前奏,開始演唱。

“徘徊著的,在路上的。”

“你要走嗎,via via。'

"易碎的,驕傲著。”

“那也曾是我的模樣。”

林夏確實冇有什麼演唱技巧,但在【絕望之音】的加持下,聲音變得沙啞,情感飽滿。

現場……

稍微安靜了下來。

“這是林夏在唱歌?”

“林夏在舞台上不是隻會像是一條瘋狗那樣狂犬不停?”

“這聲音好滄桑啊……”

“這首歌好像……很有故事感啊。”

當聽眾和音樂產生共鳴,音樂的力量便會開始發酵。

現場觀眾暴躁的情緒,因為《平凡之路》沉澱了下來。

“沸騰著的,不安著的。”

“你要去哪,via via。”

“謎一樣的,沉默著的。”

“故事你真的。在聽嗎。”

林夏的歌聲在繼續。

此時,現場卻是徹底安靜了下來,觀眾們目瞪口呆。

金石拿著對講機的手懸停在了口中,準備召喚工作人員將林夏給趕下舞台的命令是怎麼都發不出來了。

前麵的四名導師此時再次愣住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