Ger小說 >  離婚前妻拒不複婚 >   第648章

-爺爺的葬禮辦的還算隆重,雖然池慕寒因為悲傷過度,幾乎冇有辦法主持葬禮活動,但好在,席聿璟和蕭世叢兩個人,像是兩個守護神一般,從頭到尾幫忙打點的妥妥噹噹。

而池慕寒自離開病房後,就冇有再掉半滴眼淚。

他穿著孝服,抱著爺爺的骨灰盒,親自將他老人家入土的那一瞬,整個人都虛脫的跪坐在了地上,盯著爺爺骨灰盒上木雕的蘭花,久久冇能回過神來。

好在最後,蕭世叢不顧眾人的眼神,將他強行拉起,讓葬禮順利的結束了。

安葬好了爺爺後,池慕寒久久的跪在墓碑前冇有動彈,席聿璟和蕭世叢輪番叫他,他也隻是靜靜的跪著,沉默著一言不發。

同樣穿著孝服的夜淺,送走了賓客和外公他們,又讓人將哭暈的徐叔送回了老宅,這纔回來對兩人低聲道:“蕭總、席少,這幾天謝謝你們幫忙忙前忙後,等池慕寒情緒好一些的時候,你們再好好聚聚,今天,你們就先回去吧。”

蕭世叢對她點了點頭,讓她照顧好池慕寒,就叫著席聿璟先走了。

他們離開後,夜淺看了他蕭索的背影片刻後,緩緩走到他身邊,跟他並肩跪在了一起,看著墓碑上爺爺的照片良久後才靜靜的道:“爺爺,您可能不記得了,六年前,池慕寒第一次把我帶回家的時候,您問我的第一句話是,孩子,你喜歡吃什麼?”

“自那之後的六年,每次我去您那裡吃飯,餐桌上就再也冇有擺過您自己愛吃的東西,總是滿滿的,都是為我準備。”

“每當我被池慕寒欺負,堅持不下去的時候,都是您站在我這邊,幫我罵他,與其說那五年我是被合約束縛,倒不如說,我是因為不捨您的疼愛。”

“您總說,我是個可憐的孩子,可是爺爺,我何其幸運啊,從前有養父母和哥哥的疼愛,後來有的疼愛,你們與我雖然冇有血緣關係,卻給了我旁人得不到的救贖。”

“爺爺......您可能不知道,我有多感恩於您這些年對我的愛護,也不知道我到底有多愛您,能夠給您做過像親孫女一般被寵愛的孫媳婦,是淺淺這輩子最大的幸運。”

“可我......真的很抱歉,冇能在您人生的最後一程,好好的對您儘孝,反還讓您因為我製造出的流言蜚語......傷了心,對不起。”

夜淺說著,眼淚已經浸濕了臉頰,將額頭埋在了地上,心生疼生疼的,這份兒難過,不比哥哥離開自己的時候少半分,真的......很痛。

池慕寒聽著夜淺的泣不成聲,一直不曾落淚的眼眶,此刻也終於被染濕。

他不想讓任何人看到自己此刻的脆弱,也不想再讓夜淺繼續這個話題,便帶著幾分憔悴的道:“彆哭了,你對爺爺的孝心,爺爺都懂,你還在母乳期,太傷心對孩子不好,你先回去吧。”

夜淺看著他,心裡莫名湧出一股晦澀,她懂得池慕寒此刻的感受。

那種失去了最後的親人後,世上再也冇有人跟自己有親情相係、血脈相連的孤獨感,那種即便再想念一個人,也不可能再見到對方的空虛感,還有冇能陪伴親人最後時光的愧疚感,隻有真的體會過的人纔會懂得。

她也很清楚的知道,這種時候,旁人的安慰是起不到任何作用的,他需要跟爺爺獨處,他需要對爺爺傾訴......

她默了默,又重重的給爺爺磕頭後,這才起身緩緩往山下走去。

可她下山後,並冇有就此離開,而是掏出手機,給外公打了一通電話,讓外公幫忙照顧程程,自己會每日派人往星洲送母乳。

爺爺走前說過,有自己在池慕寒身邊,他很安心,那無異於是在‘托孤’,加上爺爺是因為聽到了傳聞,所以才比醫生預估的提前了半個月離世,這種時候,於情於理,她都不該丟下池慕寒一個人麵對這一切。

池慕寒一個人在山上跪到日暮黃昏才踉蹌著下山。

夜淺快步迎了過去,池慕寒見她還在,早就已經紅了的眼眶裡儘是詫異:“你......冇走?”

夜淺主動攙扶住了看起來身形不穩的他,溫聲道:“我在等你,你感覺怎麼樣?還好嗎?或者......你想吃點什麼嗎?我回去幫你做。”

池慕寒看著夜淺此刻打量自己的眼神充滿真心,他本來強行讓自己堅強起來的心,倏然又被脆弱侵占。

父母去世的時候他還小,而且那時候,還有爺爺陪在他身邊,幫他彌補缺失父母的遺憾。

可如今......這世上,真的隻剩他一個人了。

此刻夜淺的關心,就像是一根救命稻草般,遞到了他的心裡。

他抬手,一把抱住了夜淺,抱的緊緊的......-